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色情 片,新手必看

三表妹芸熙是痴痴得看着这位让自己脸红的表哥,而二表妹虽然表面很不在意,但眼神还是偷偷瞄了几眼,至于表姐虽然被人追求无数,但表弟的那种(豁达大度)男人魅力还是吸引了她。

   甚至连小姨都要焕发了第二春,对于这个无趣的老公,家里突然多了这么个帅气而且还是村里当教师的男人更骄傲和欣喜的事了。

   “小羽,赶紧去洗洗喝稀饭,等下跟着三妹一起去学校,你们正好同学校,也不知道你教哪个班,要是芸熙是你学生那就好了。

  ” 小姨笑道。

   “谁教都一样,学习那么差,反正不指望她考个什么高中,我都想好了,中考后直接来田里帮忙。

  ” 姨父说话一向说不出好话,整一个农民样,当初这么漂亮的小姨怎么就嫁了个这么个姨父呢,杨羽怎么也想不通。

   “不要!我要上高中。

  ” 芸熙撅着嘴巴,她可不想象隔壁张花那样,好一个花季年龄天天往田里跑,整天泥巴嘻嘻的。

   杨羽却没听见去,直接去了后院,刚才跑步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掌心有个黑色印记,怎么搓也搓不掉,现在只想赶紧去后院洗洗掉,可怎么洗还是洗不掉。

   这印记昨晚睡前还没有,今晚就有了,这中间只跟那个老太婆握过手,难道? 杨羽越想越不对劲,心想可别是什么尸毒啊,运气没那么被吧。

  见洗了半天没洗掉,也就不管,脱下背心和外裤就淋起水来。

   表姐正对着杨羽,杨羽的身材和脊背完全印入眼帘,宽阔,健壮,整个就是媛熙喜欢的男人类型。

   虽然大姐已经二十一岁,而且追她的男人无数,可在这个村里,她就是没一个看上眼的,一直保持单身,谁知这老爹竟然要把她嫁给隔壁那个傻狗儿,她是打死也不肯,更不同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给那么一个男人,绝对不可能。

   要是杨羽不是我表弟该多好,大姐媛熙不禁在心中感慨。

   吃完饭,三表妹就带着表哥一起去学校。

   这路上,芸熙三妹心里不知道多开心,仅仅只是说了两句话,看了两眼,那颗情窦就马上在心里发芽,疯狂成长。

   至于杨羽,表姐的成熟和三妹的乖巧害羞这两个极端的女孩都是他喜欢的类型,杨羽才不管你是谁,表姐表妹也都一样,泡定了。

   而二表妹,昨晚见识过了,虽然外貌上绝对不属于其他两人,但是性格够强势泼辣,短时间内,杨羽可不敢惹。

   “是不是以后都跟表哥一起上学放学啊?”芸熙低着头,轻轻得问杨羽。

   杨羽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表妹,胸口还完全没有表姐那个尺度,屁股也很小,身材也瘦小,看起来,还在发育中,这种女孩子可不耐操,没两下估计就会哇哇叫。

   学校位于三谷半腰,要穿过半个村子,顺着山路往山上爬才能到。

   芸熙很聪明,她没有带杨羽走大路,心知以表哥的英俊村里的少女和少妇门都会主动上来勾引,到时这表哥还不知道会投到谁的怀抱里,所以她带着杨羽从前山的桔园过,虽然路途远了一点点,但是绝对不会遇到人,这样就多点跟表哥相处的机会。

   过了桔园,学校就在眼前。

   这所学校真心破旧,就一个教学楼,还只有两层,教学楼后面还有幢,看起来,住了些人,估计是学校的老师和食堂吧,然后就是个操场,操场啥也没有,就是黄泥地。

   学校包含和小学和初中部,可全校加起来,还不到两百人,平均每个班才十来人,于是,就两个班混合一起,初三独立一个班,总共才五个班级,老师上课都是各上一半。

  学生除了本村的,还有隔壁几个村的,那都是爬过山来上学的。

   乡村老师那就更少了,还不到十个,城里人压根不会有人来,所以杨羽是个特例,甚至学校在门口打出了欢迎的字样。

   芸熙去了自己的班级,杨羽去了老师们的办公室,全校六个老师全部在这里办公。

  杨羽敲了敲门,随着一声请进,杨羽很有礼貌的走了进去。

   “你找谁?”前方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头子看见这么个帅气的年轻人,便问道。

  杨羽扫了一眼办公室,除了这个糟老头外,还坐着三名女老师,这三名女老师长得各有特色。

   一个短发瓜子脸,干脆利落,脸色很冷漠,跟杨羽差不多年纪,一个成熟富有女人味,看起来稍大,是个熟女,而另一个比杨羽小,看起来古灵精怪,给人一副很开放的感觉。

   杨羽进门,这三个女教师几乎同时抬头,短发教师看了一眼就又低下,而那成熟的女人却直勾勾得看着杨羽。

  杨羽微微一笑,走了上去:“你是校长吧,我是杨羽,是新来报告的教师。

  ” “哎呀,你就是杨羽,可把你给盼来了,我们刚才还在讨论你什么时候来呢。

  ”老头子一下子高兴起来。

   “校长,是讨论会不会来吧。

  ”那古灵精怪的女教师还了嘴,还特意跑杨羽面前看了一眼:“哈哈,果然是个大帅哥,李若水同学,我赢了,苹果拿来。

  ” 那熟女教师李若水摇了摇头,很是无奈,拿出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扔了过去:“塞住你的嘴巴。

  ” 可谁知,那女教师接过苹果,却递给了杨羽:“给你的,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们,有没女朋友?” 杨羽心里乐开了花,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别怪我不乐意,可表面却还是装着很斯文很绅士:“谢谢你的苹果,不过你还是留着自己吃了。

  ”那女孩当场碰了壁,引得他人哈哈大笑。

   接着,杨羽拿出了教师资格证,学位证和县里发的报告证递给了校长,校长定睛一看,乐开了花:“我们学校终于来了个高才生了,华东师范大学本科,数学系,你们看,这可是我们学校最高的学历啊。

  ” “校长过奖了!我只是名刚毕业的小屁孩,啥都不懂,还望你们多指导。

  ”杨羽基本的礼貌还是会的。

   听到这句话,那短发女孩也抬起头,看了一眼杨羽,而正好杨羽也瞄了过去,两人四目一对,突然来了感觉,双方均是微微一笑。

   “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我们校的美女教师李若水。

  ”校长介绍道。

   杨羽仔细一看,还是真美女,她的这种成熟美跟表姐不同,更富有女人味,是那种让男人看了神魂颠倒的那种,说白了,更有狐狸精的味道。

   接着一一介绍,那古灵精怪的是郑欣怡,像个00后,性格活泼,思想也超前,什么都不怕,什么话也多乱说,在办公室还常常讲黄色笑话,是最开放的一个女教师了,主要教小学。

   然后是介绍冰雪皇后冷萧雪,可冷萧雪从头冷到尾,平时不太合群,也不爱说话,骨子里透着股寒意,村里也没人敢追。

   除了这三人,还有三位女教师已经上课去了,杨羽才发现,这学校除了校长这个老头外,其他六外竟然都是女教师,这让杨羽乐开了花,这不是百花丛中一点绿吗。

   这时,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人,杨羽定睛一看,惊愕道:“是你?” 那人皱了下眉头,马上想了起来,也同样吃惊道:“是你!”杨羽没想到这女教师竟然就是昨日那山上水潭里的裸女子,这村子可真小。

  “杨琳,你们认识?”校长老头子疑惑得问道。

   原来此人也是本校的教师,叫杨琳,杨琳一见到杨羽马上想起昨天洗澡的事,就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看光了身子 这种事,哪能说出来? “没,不认识!”杨琳撅着嘴巴,看都不再看杨羽一眼,杨羽心中好笑,连你的桃花瓣都被哥看了,还害羞什么呢,但杨羽却装出一副绅士的形象。

   杨羽的泡妞准则就是要高贵,伪装,不能像鸭一样见女人就上,只有高贵的形象才能让这村的女人各个投怀送抱, 到时组建一队后宫三千也不再话下。

   如今,杨羽的第一目标还是自己的表姐,他发现这个表姐最有味道,又刺激又爽,想着想着恨不得今晚就偷偷潜入表姐的房间大干一场。

   当然,这三姐妹,这些女教师,甚至女学生都是他的囊中之物,杨羽暗自得意自己没来错地方。

   “小羽啊,你是高材生,所以校长决定,初三的数学和自然这两门课就都给你带了,然后,这全校的体育也是非你莫属了。

  这初三班级 比较特殊,我们已经连续七年全县中考倒数第一了,这次真指望你打场漂亮的翻身仗,明天县委还来检查,我们任务艰巨啊。

  ”校长拍拍杨羽的肩膀,就像把一个重担和所有的寄托都压给了他一样。

   这时上班的铃声响起了。

   办公室那女教师纷纷出去上课,杨羽安排了个破解的办公桌,就坐在那冰雪皇后冷萧雪的右边,而对面是熟女李若水,后面是墙,右边的位置杨羽还不知道是谁,几乎被一群美女教师围在了中间。

   校长给了他一张课程表,自己也就出去了。

   杨羽一看课程表,排得挺满,基本上都是两节连在一起上,后面二三节就是他的课,很多教师都是连续四节,下午还有,工作严重饱和。

   杨羽花了些时间整理了下课桌,打扫了下办公室,熟悉了下校园,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

   课间的时候,全校的学生就又热热闹闹,无忧无虑,一起玩着游戏,很快第二节课的铃声很快就响了。

  杨羽呼了口气,这是他人生的第一节课,总要给学生点好印象。

   这刚出了门,在楼梯口转弯,迎面和一女学生撞个正着,那女学生一看杨羽,不认识,当然也不会认为是这里的老师,开口就骂: “你走路不长眼啊?” 杨羽邹了眉头,看女孩高挑,外貌稚嫩清秀,一副孤傲的样子,还背着个书包正下楼:“同学,你不会是逃课吧?” 那女同学见一语被识破,冷冷说道:“你算老几啊,要你管?” 这农村的女孩子都这么有个性?这时,校长经过,看见了此景,说道:“姬茗,又想逃课?回教室去。

  ” 那姬茗同学一看是校长,愣是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白了杨羽一眼,就像就在都怪你,害我没逃成,便径直回了教室。

   “这女娃比较叛逆,你要看紧点!”校长吩咐了下,就回办公室了。

   杨羽找到了初三班级,远远的在走廊上就听到一片吵杂声,跟菜市场一样,而且还都是女生。

  杨羽保持着微笑,想给这些女生留个好印象,刚跨进教室,突然一东西直线往他飞来。

   啪的一声!打在了杨羽的脸色,顿时杨羽满脸粉尘,原来是个黑板擦,而且是个刚刚擦完还全是粉尘的黑板擦,杨羽的脸被一拍,这深深地洛下了一个方块黑色粉印,像一个男人涂了胭脂一样。

   顿时,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可是,他们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站他们面前的不是那个糟老头校长!而是一个超级大帅哥,阳光帅气健康充满男人味的大帅哥! 瞬间,全班从哄堂大笑到鸦雀无声!不是因为他们怕才安静的,而是因为全班都被杨羽的男人魅力吸引了。

  这学校唯一的一个男老师就是那个糟老头校长。

   剩下的就是后面坐着的几个土瘪子男生,穿着解放鞋,捞取裤脚,衬衫敞开着膛,被重活压得还没她们女生高,晒得跟肯尼亚来的一样,整个就一群非洲难民,这几个男同学在女学生的眼里那压根就不叫男人,因为实在是太丑了。

   而眼前的杨羽对比那个糟老头和班级的土鳖男生,一下子把差距拉成了天,杨羽的帅气在原来的基础上又翻了几番,你能想象一群刚发育好正处于青春期幻想的少女们,天天想着男人的少女们看见杨羽那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

   杨羽就像一个白马王子一样粉墨登场,一下子亮瞎全部女人的眼。

   杨羽捡起了黑板擦,走到了讲台上,拿出了纸巾擦干净了脸,丝毫没有露出生气,反而是微微一笑:“你们就是这样欢迎新来的班主任吗?” 杨羽的微微一笑迷倒了所有的女生,好几个女生都快流下口水了。

   “是我扔的黑板擦,要罚就罚我吧。

  ” 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后排一位女生站着,一看是刚才逃课的姬茗,说道:“好啊!就罚你吃了这个苹果吧!”说着,不知哪里掏出个苹果扔了过去。

  这个苹果是郑欣怡硬塞给他的。

   杨羽的‘惩罚’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更出乎了姬茗的意料,还没有老师是这样惩罚学生的。

   “哇!好帅哦!”片刻之后,台下已经议论纷纷。

   “老师,你有女朋友吗?”杨羽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喊的这句话,这句话惹得全班又一阵哄堂大笑。

   “还没有,如果你们想谈恋爱的话……” 杨羽故意停了下。

  但是全班所有的女同学都知道老师要说什么话了,因为校长天天训斥她们:不要谈恋爱,不要找男生,不许牵手,不许接吻,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杨羽又笑了笑,其实杨羽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只是不太明显,但是笑起来更让女人着迷,可杨羽却说道:“你们正好是处于恋爱的好年纪,现在不恋爱怎么时候恋爱?老师非常欢迎你们在班级,学校,村子里找男朋友,哪怕是你们的学弟都可以。

  ” 这一番话当场雷翻了所有人,这话是从一个老师嘴上说出来的?真的吗?我们没听错吧?老师竟然鼓励我们谈恋爱? “当然,如果班级里有老师喜欢的女生,老师肯定追她!”这番话如同一个炸弹,让全班的女生都热血沸腾。

   其实杨羽只是换位思考而已,自己初三的时候就开始想女人了,但是他却没谈,现在都还在后悔,为什么,一个花样年纪的青春不可以谈恋爱,为什么不可以? 为什么老师不让你初中谈恋爱,高中也不让,连大学还不让,可大学一毕业,毕业证才刚拿到,父母就逼着你去相亲!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爱都还没学会,就要先学会婚姻?杨羽不知道!所以他不会如此约束他的学生,恋爱是她们的权利和自由。

   也包括自己的师生恋,杨羽的观念非常简单,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可以了,我管你是表姐表妹,管你是老师学生,管你是屌丝白富美,只要彼此喜欢,就足够了! “好了,大家安静,我自我介绍下,我叫杨羽,是你们的班主任,教你们数学,自然还有体育!希望跟大家合作愉快!” 于是,在兴奋中,同学们也开始自我介绍,杨羽记不了那么多人,但还是有些让他印象深刻,除了姬茗这个特别叛逆的学生外,李芸熙表妹也恰巧在这个班级。

   “我叫李芸熙!喜欢爬山!”芸熙在自我介绍时,杨羽一直看着她,杨羽发现这个妹真不是一般的美,简直就是美极了,看得如痴如醉,而李芸熙被表哥这样打量,脸羞得通红。

   “李芸熙同学,你脸这么红干嘛吗?是不是喜欢上杨老师啦?”惹得全部哄堂大笑。

   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个女孩叫紫舒,紫舒起来时,直勾勾的看着杨羽,自我介绍也特别雷人:“我叫紫舒,喜欢杨老师,可以追吗?” 杨羽没料到,初三女学生就有如此大胆不怕羞的,只能尴尬的以笑示答。

   还有几个超级美女,杨羽也特别有印象,一个是村长的女儿,叫张美若,长得高高瘦瘦,身材可以和杨羽的表姐媛熙媲美,但是她可别媛熙年轻太多了,才十六岁。

   一个叫韩清芳,气质超好,有175高,是全部最高的一个,不当模特真可惜了,这张恩雅一看就是出于富贵人家,气度非凡,就是高贵!与别人就是不一样。

   还有个叫白雪,长得超级有女人味,整个就狐狸精样,眼睛超大,会放电,杨羽都快被电得全身发麻了。

   第一节就在认识和聊天中度过了,第二节课杨羽尝试着讲点东西,但是这些女同学压根没听,不是聊天,就是拿杨羽调戏,哭笑不得。

   下午的课就没那么满,很多学生要爬山回家,所以放学都比较早,杨羽也带着表妹回家。

   到了家里,发现空无一人,小姨她们应该都去山上了吧,表妹见家里碗都没洗,很乖的先准备做家务活,杨羽准备先上楼,备下课。

   可刚上了楼,走到表姐门口时,突然听到房内传来了呻吟声,杨羽急忙肃起耳朵一听,这竟然是表姐的声音,表姐正在房内大白天的偷汉子? 那呻吟声起起伏伏,杨羽顿时热血沸腾起来。

    杨羽急忙脱了鞋子,捏着脚,免得走路发出声音,将耳朵贴在表姐的门上。

  

不过在林可嫣看来,确认为他这是做坏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文老师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说出去。

  但如果再敢诬陷大奎,那就别怪我直接跟校长打电话了!”林嫣然的声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她考虑到都是同事,所以决定不公开这事,毕竟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这下周一蒙算是彻底绝望了,他恨恨地瞪了张大奎一眼,转身跑开了。

    此刻张大奎依旧是满脸委屈的样子,转头再看林嫣然时却带了几分歉意:“林老师,真对不起……我……我没拦住他。

  ”  “没事的大奎。

  ”林嫣然声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这档子事,林嫣然也没法继续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师宿舍。

    看着林嫣然远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刚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张大奎觉得庆幸之余又特别兴奋,跑到附近的水龙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凉水才降下火来。

    危机解除,张大奎却没想到周一蒙的报复也很快就到来了。

    当天下午周一蒙主动跑到门卫室,点名让张大奎跟着他去干活。

  平日里学校的杂活都归张大奎,所以周一蒙这么做也没错。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堆东西时,张大奎却是愤怒了,周一蒙竟然让他把学校东墙边上的闲置砖头搬到最西边去!  “张大傻,校长说了,这些砖头在这里放着碍事,你都搬到西边去吧!”周一蒙看着张大奎一脸冷笑。

    这些砖头放在哪都没关系,反正学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这就是纯粹公报私仇了!  不过张大奎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满头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整整一下午,张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还是傻子一样把这些砖头都般到西边去,而周一蒙则是见证了整个过程。

    现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难道自己上午看错了,张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个傻子,怎么会偷看林嫣然洗澡,后来甚至还诬陷自己。

    想到这里,周一蒙还是隐隐有些怀疑,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他只好放弃,打算另找机会再试探张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砖,张大奎也是累得够呛。

  幸好他傻的时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锻炼出一副好身板,这才勉强坚持下来。

    当晚拿着门卫大爷的保健锤敲背时,张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骂了个遍。

  等骂到文若娴时,他突然想到一个堪称是疯狂的报复计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大奎爷爷做十五了!”张大奎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你大奎爷爷就再多送你一顶!”  当天晚上张大奎跑去调查了周一蒙的课程表,并且把这个大胆的计划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气有点闷热,文若娴百无聊赖坐在办公室里。

    她第一节没课,但是第二节却有课。

  因为担心睡过头,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块来办公室。

    周一蒙第一节就有课,现在已经去上课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和另外两名教师。

    无聊的瞥了这俩老师一眼,其中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另外一个虽然是男人,但已经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谢顶。

    文若娴暗自摇摇头,怎么自己周围的男人全都是这种弱鸡?  老公周一蒙是废物也就罢了,就连其他同事也都是废柴,李德柱虽然还凑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这时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要是他的话,应该肯定能满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张大奎那雄厚的本钱,还有昨天在校长办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娴就觉得某个地方难受的厉害,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还没尽兴中途就被叫去开会了,欲火没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缠着老公狠狠的要了两次。

    只可惜两次加起来时间还不到五分钟,这反而让文若娴更难受了,最后甚至还骂了周一蒙一顿。

    周一蒙也不敢辩驳,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老婆,当然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底气。

    别说文若娴只是骂他了,就算是打他,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一惹怒了文若娴,直接和他离婚怎么办?  文若娴开始幻想张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张大奎都没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张大奎也尽情的帮自己。

    可是一想到这种场景,文若娴反而觉得自己更难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样子。

  就在这时,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张大奎竟然跑到办公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哎,大奎你来干什么,还累成这样子。

  ”办公室里的秃顶男人问道。

    “校……校长有事找……找文老师过去一趟。

  ”张大奎一边喘粗气一边说。

    闻言文若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上午时候李德柱跟她说自己要去县城,估计晚上才回来,怎么现在就要找她?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好,既然校长找我,那我就过去。

  ”  说完文若娴还下意识地瞥了张大奎某个地方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机会体验这宝贝。

    等文若娴和张大奎走出办公室,张大奎却低声道:“文老师,校长没找你,是我想找你帮忙治病。

  ”  “什么?”文若娴愣了下,但旋即眼中露出喜意,张大奎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体验那宝贝了!  “好啊,那文老师就再帮你治病一次。

  不错,今天你还换了宽松的短裤。

  ”文若娴说着忍不住心跳加速起来。

    穿着短裤的话,那待会岂不就可以……  她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时间竟没发现张大奎身上少了平日里那份傻里傻气。

    “文老师,咱们去东头教室吧!”张大奎说。

    “好啊!”文若娴欣然应允。

    东头教室是学校的杂物室,位置非常隐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没人去那里。

    两人从后面绕过去,见四周没人才走进杂物室。

    这时隔壁教室正在上课,里面传来周一蒙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文若娴才想起来,老公就在这个教室里上课。

    一想到老公在隔壁上课,而自己却要帮张傻子“治病”,文若娴的心砰砰直跳,既紧张又刺激!  张大奎也听到周一蒙的声音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哼!周一蒙,待会老子就要在你隔壁把你老婆文若娴给干了!  进了杂物室,因为里面堆积了不少东西,所以光线显得有些昏暗,但却给这里增添了几分幽静。

    隔壁上课的声音这里听得清清楚楚的,张大奎嘴角挂着冷笑,一步步走到观察环境的文若娴身后。

    与此同时,文若娴瞬间感受到臀部被什么给重重的一碰!  “啊……”文若娴忍不住叫出声来,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她当然知道后面的是什么,那是她梦寐以求的宝贝!  “文老师,我那里又难受了,你快帮我治病吧!”张大奎的声音虽然带着傻气,但傻气中却透着一丝快意。

    周一蒙,你逼着老子搬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老子会在你上课的隔壁拨撩你老婆!  文若娴颤抖着转过身子,目光落在张大奎那,她的声音带着颤抖:“大奎,文老师这就给治病!”  听到文若娴颤抖的声音,张大奎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虽然此前他早就设想过这种情景了,但是真当这一幕发生时他还是觉得非常刺激,而且还非常兴奋。

    文若娴可是全校第一美人,虽然气质不如林嫣然,但容貌(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却是一等一的。

    可现在这全校第一美女却要帮自己“治病”,想想就刺激,简直冒火!  不过张大奎可不敢表露出这种情绪,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傻子,所以他只能装作傻呵呵的样子:“文老师,那你快帮我治疗吧,我……我这里好难受。

  ”  但他内心却是想直接扑上去把文若娴的衣服全部撕破,然后主动上去进攻,那才是真正的治疗方法。

    文若娴缓缓蹲下,很快就把她要的东西拿了出来。

    张大奎忍不住嘶了一声:“文老师,你……好舒服!”  文若娴妩媚的瞥了他一眼:“这就喊着舒服了?待会你会更舒服!”  隔壁教室,周一蒙在课堂上讲课,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右眼眼皮总是一跳一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

    他心里也有些发堵,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解忧妙招,那就是随便叫一个学生回答难题。

    如果回答不出来,那就让学生顶着书罚站。

  看着学生罚站的滑稽样子,周一蒙心里就会觉得舒服多了。

    要不然他那方面不行,夫纲不振,还要整天被文若娴骂是个废物,恐怕早就得了精神病了。

   周一蒙故技重施,再次让一个老实的男生顶着书罚站了。

  这种方法只能对这些老实学生用,调皮捣蛋的可不能惩戒,他们会报复的。

    看着下面站着的男生,周一蒙心里觉得舒服多了,脸上也重新露出笑容。

    不过他再怎么也想不到,隔壁教室里,他最疼爱的老婆正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是给张大奎治病发出来的。

    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文若娴,张大奎舒服的也差点轻语出声:“文老师,你说的真没错,现在比刚才更舒服了!”  文若娴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这还不是最舒服的,待会……还有更舒服的。

  ”  “还有更舒服的?”张大奎瞪圆了眼睛,看起来痴痴傻傻的样子。

    隔壁教室里,周一蒙讲课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声音里还很高兴的样子。

    听到他高兴的声音,张大奎心中大乐,还高兴,你丫脑袋上都顶着青青草原了,竟然还能这么高兴的讲课,周一蒙啊周一蒙,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场!  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张大奎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毕竟他现在还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低调行事才是他应该做的。

    让文若娴给自己“治病”固然舒服,可那也是有风险的,万一自己某些地方没有伪装好被她看出来怎么办?  “不对啊文老师,你刚才说要帮我治病,可是我怎么感觉现在比之前更难受了?”为了继续伪装傻子,张大奎故意在脸上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态。

    听他这么说,文若娴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说清楚,否则万一这傻子待会跑了该怎么办?  自己还没把自己治疗好呢,要是让他跑了哭都没地方哭。

    所以她认真的看着张大奎:“大奎,文老师这样帮你,是为了把你体内的毒素给吸出来。

  只有毒素出来了才能治病啊!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张大奎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所以文老师是在帮我吸出毒素啊!”  “对呀,就是这样,文老师这就是给你治病,你可千万别再像上次那样跑了,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没准以后你会更严重的!”文若娴还恐吓了张大奎一下。

    闻言张大奎满脸惶恐:“文老师你快继续,一定要把毒素都吸出来啊!”  “嗯,这才乖嘛,乖乖站在这里,文老师待会就给你吸出来。

  ”文若娴满意道,“对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和刚才有什么不同,比如说感觉肿的地方酥酥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  张大奎茫然摇摇头,他当然知道文若娴问的是什么。

  不过他现在还真没有要释放的念头,毕竟身板在那搁着,想要轻易释放也是不容易的。

    文若娴眼里现出几分惊讶,她从刚才进来已经帮张大奎治疗了足足十几分钟了,可张大奎依旧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感觉,他难道这么强?  一想到这里,文若娴也觉得更加兴奋了,自己真是捡到宝了,张大奎一个人简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围所有男人,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继续忙活了一阵,见张大奎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下她干脆横下心来,不等第二次了!就直接来!  “大奎,你过来,老师刚刚给你进行了初步的治疗,现在该进行最后的治疗了;你按老师的吩咐来,过来坐下。

  ”文若娴说着走到一把椅子旁边,示意张大奎坐在椅子上。

    张大奎走过去,傻头傻脑道:“文老师,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听你的。

  ”  等张大奎坐下,文若娴走过来,分开腿,略弯着腰,咬着下唇,柔情似水,一手搭着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张大奎傻傻的问到:“文老师,我…我要做什么吗?”  “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老师自己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3814.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4416.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5611.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7011.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7898.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5210.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6716.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