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色情 h 漫畫,新手必看

她是一个哪方面的欲望很强烈的人,光看老金那地儿,就比她男朋友真正激动起来要厉害很多,尤其是她躲在里屋的时候,竟然看到了老陈有反应的那地儿,顿时没忍住,自己抚摸了起来。

  这可倒好,她正自个儿折腾到激动处呢,忽然不知道怎么的就磕到了旁边的柜子上了。

  这一下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很疼,就喊了出来。

  “青青你说话啊,现在感觉怎么样?要是严重的话赶紧把你送医院去吧。

  ”林雪儿见青青不说话,顿时着急的说道。

  这时候她心里其实挺慌的,还真的以为青青是磕到脑袋,太严重了,才没法说话呢。

  只是这时候老金心里忽然有了注意,就说道:“要不我给青青检查一下吧,都这个时间了,去医院的话太麻烦了。

  ”老金眼神炙热的看着青青,等待着青青的答复。

  老金之所以会这样,为的就是看看这妮子的反应,如果真的跟他想的一样,估计这妮子是不会拒绝让他检查这请求的,但如果是他自己猜错了,那估计青青是不会同意的。

  虽然他想的不错,但这时候林雪儿在这里,青青就是在大胆,也不敢当着林雪儿的面跟他发生点啥。

  而且青青这会应该羞耻,根本就没注意老金的眼神,跟老金话里的意思,马上就说道:“没事的金叔,我只是磕了一些,而且天不早了,有点困了,所以不想检查了。

  ”说完,青青又扭头冲林雪儿低声说道:“雪儿对不起啊,我不该打扰你做检查的,我真没事,要不你继续让金叔给你做检查吧。

  ”青青也是出于好意,林雪儿因为用玩具那个,那地儿应该是过敏感染了,这要是不尽快处理,说不定还真的跟老金说道一样,会出问题。

  不过林雪儿现在已经感觉没有那么痒了,现在这一停下,心里就羞耻的不行。

  “啊……我那个已经……已经没事了,就不用再麻烦金叔了,天不早了,要不咱们先回去吧。

  ”林雪儿顿时脸红到了耳朵根,有点难为情的说道。

  老金本来还一腔热血,想那啥呢,结果这俩妮子都这么腼腆,看来今天是没啥希望了。

  他也不能说什么,免得让这俩妮子起了疑心,那就不好了。

  反正今天已经看了林雪儿那地儿,以后要说还有机会,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自己还要给林雪儿这小娘们做丰胸呢,到时候大不了用点手段就行了。

  这么一想,老金心里才好受了一点,就说道:“那也行,这时间不早了,你们就先回去吧,要是有啥问题,就来找你金叔就行了,我全天候都在这里。

  ”老金这么一说,林雪儿跟青青两人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不过她俩可是各怀心思。

  林雪儿虽然觉得今天的事情羞耻,但这时候已经过去了,就客气的跟老金说:“今天实在是太麻烦金叔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您忙吧,我……我们改天再来。

  ”说着,林雪儿就拉着青青从里屋出去。

  青青这时候脸上还有未曾退去的潮红,而且她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挺别扭的,两条腿不自然的夹在一起。

  看她这样子,老金暗子点头,他现在敢确定刚才青青脸上的潮红肯定就是自己做那事才留下的。

  这可是让老金心里激动的不行,像青青这样的小姑娘虽然开放一点,但是说到底还是小姑娘啊,要是真的能跟她勾搭上,整一整那事,也是一种绝佳的享受。

  这些年他可是从来没整过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了,光一个林雪儿怎么能满足他的渴望呢?青青临走的时候,还扭头看了一眼老金那地儿,只是这一次让她更加意外!因为她看到老金那地儿这会竟然是已经竖起了高高的旗帜,那规模,可顶的上三个她男朋友的那玩意儿了。

  这要是整那事,那得多舒服?青青光想想就觉得刺激,这种大杀器可不能错过,要是能找个机会好好感受一下,不知道那滋味到底如何……林雪儿这会从老金的诊所中出来,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今天老金给她检查的时候,那感觉简直太刺激了,浑身就跟过电一样,酥酥麻麻的。

  这种事就是青青,她都不好意思说,只能压在心里了。

  就是当老金停下来的时候,她心里竟然感觉空(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落落的,她心里隐隐在期待着什么。

  回到学校,让宿管阿姨开了门,她俩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睡觉了。

  只是她们俩回去了,老金却难受的不行,这大半夜的,勾起了他的邪火,却没人当这个消防员。

  老金只能自己释放了,只是他吃过药之后,这感觉就已经不一样了,自己释放起来,竟然跟平常比起来多出了五分钟才释放出来,这还是他没有故意忍。

  一番自我释放之后,老金才沉沉睡去。

  他睡到半夜,梦里迷迷糊糊就听到有人叫他。

  等他清醒过来,确定有人叫他,顿时火气上头了,忍不住冲门外吼了一句:“要死啊你,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老金本来不想理会门外的人,但是忽然他反应过来,这叫他的声音好像有点熟悉啊!

老王今年四十五岁,是个老光棍。

  几年前他在一家电子厂门口开了个小卖部,自己身边无伴,不过每天与来店里买东西的电子厂员工们聊聊天,日子倒也算是自由自在。

  电子厂里,大部分都是些大妈、老婶级别的女员工,老王年到中年,却压根对她们不敢兴趣。

  老王真正喜欢的类型,是丽质貌美的小姑娘。

  而最近来电子厂的新员工里,有一位叫李芳芳的小女生。

  李芳芳年轻靓丽,娇美文静,而且非常有朝气。

  在这郊区电子厂里,简直就是鸡群里的凤凰。

  老王早就注意到李芳芳了。

  每当李芳芳来小卖部买东西时,老王都趁机偷视着对方的身材。

  虽说李芳芳看起来年纪不大,但身材比例完美,前凸后翘,尤其是胸前的饱满,让老王浴火不止。

  老王为了跟李芳芳套近乎,好几次对方来店里买东西,老王都打算不收她的钱。

  可李芳芳思想比较单纯,对于老王的慷慨,她选择了拒绝。

  或许是李芳芳认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另外她早就发现了老王那色眯眯的眼神,便把这位小卖部老板当成了坏人。

  直到有一天早上,李芳芳起床起晚了,匆匆在老王店里买了个面包就往厂里跑,一不小心把钱包落下了。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这么被老王给把握住了。

  老王将李芳芳的钱包物归原主,让李芳芳顿时对老王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来王叔心地善良,亏我之前还把他当成坏人。

  ”李芳芳心里默言道。

  这天,李芳芳休息。

  她早早的起了床,将乌黑靓丽的秀发梳好后,从柜子里拿出来一条粉白色的连衣裙换上,再穿上一双干净的小白鞋。

  这一刻,李芳芳仿佛不再是电子厂鸡群里的凤凰,而是天宫里走出来的仙女。

  为了表达对老王的感谢,李芳芳决定请老王吃个饭,所以才特此打扮了一番。

  “王叔。

  ”来到小卖部门口,李芳芳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向坐在里面的老王打了个招呼。

  “芳……你是芳芳?”看到自己店面外的佳人,老王顿时有些语无伦次。

  李芳芳今天太漂亮了,举手投足,如诗如画,一频一笑,沌然天成。

  不仅有着一张美艳如仙、几无瑕玼的脸孔,老天爷又赋与她一身冰肌玉肤及魔鬼般的身材。

  丰满的双峰,纤细的柳腰,迷人的蜜桃臀,在配上一双毫无赘肉、又细又长的大美腿,简直能够迷死全世界的男人。

  而且那条粉白色的连衣裙,似乎是李芳芳好几年前买的了。

  上半部分,好似装不下她的那份饱满,都快将布料撑破。

  老王咽了咽口水,一双着了迷的眼睛仿佛要将李芳芳的身体看透一般。

  “她完全就是位仙女啊。

  ”老王心底里散发出丝丝渴望。

  对李芳芳的好感,也愈发强烈。

  若是能让李芳芳与自己发生点什么,老王都觉得死无遗憾了。

  “芳芳,你来王叔店里,准备买啥啊?”老王缓过神来。

  “王叔,我不是来买东西的。

  ”芳芳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之前谢谢王叔把钱包还给我,所以今天我想请王叔吃个饭。

  ”“请我吃饭?”老王眼珠子一转。

  虽说有美人主动邀请,不过老王却不想答应。

  要是接受了这一顿饭,那么老王与李芳芳之间的恩情,算是抵消了。

  “芳芳啊,王叔这开着店铺呢,不方便跟你去外面吃,要不,你就请王叔喝瓶饮料吧。

  ”“啊?只请你喝一瓶饮料吗?”李芳芳决定有点不妥,哪能一瓶饮料就把王叔给打发了。

  不过李芳芳还是答应了下来,并心中牢记,以后一定要报答一回老王。

  老王从冰柜拿出两瓶饮料,一瓶给了李芳芳。

  “芳芳,你也喝。

  ”老王笑了笑。

  “哎,好。

  ”李芳芳接过饮料,打开薄唇抿了一口后,将饮料瓶放在了桌上。

  “哎呀。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李芳芳一不小心,把饮料瓶碰翻了。

  加上没有盖瓶盖,瓶子里的饮料,撒了李芳芳一身。

  饮料顺着李芳芳的颈脖,流进了胸口。

  上半身的连衣裙,也被打湿了,贴身的衣物就近似透明的一般。

  那一对若隐若现,让老王不禁看直了眼。

  “王叔,你这有纸巾吗。

  ”李芳芳焦急道。

  “有……有的。

  ”老王如梦初醒,找到纸巾后,直接上手、主动帮李芳芳擦拭。

  擦水渍的时候,老王的双手,不小心触碰到李芳芳的一对挺拔饱满。

  那感觉,真的是又软又弹,让老王心中都乐开了花。

  李芳芳则是俏脸一红,不过她认为老王肯定不是故意的,所以并没有反抗。

  “芳芳,这饮料撒身上了,挺粘人的,要不你还是回去先洗个澡吧。

  ”尝到甜头的老王,没有被欲望冲昏头脑。

  他需要在李芳芳面前保持好形象,以后才能跟这位小美女,有更多相处的机会。

  “好呢王叔。

  ”李芳芳早就害羞不已,丢下这句话,便匆匆跑回了女员工宿舍。

  而老王,一个人在店里,回味着刚才手掌心上传来的舒爽。

  “芳芳,我老王一定要得到你!”之后的一段日子,李芳芳忙于工作,也就每天来小卖部,与老王交谈几句,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直到某天深夜。

  老王准备关店回去休息,却看到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

  只见李芳芳穿着一身丝薄的睡裙,丰满的双峰将睡衣挺得高高的,领口处露出的雪白轮廓。

  还有那双细白的美腿,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的老王直晃眼。

  “芳……芳芳,你这么晚出来,是有什么事儿吗?”老王咽了咽口水。

  李芳芳扭扭捏捏,两只玉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哪,嘴里半天才吐出个“嗯”字。

  “有啥事儿你跟王叔说,王叔肯定帮你解决!”老王一靠近李芳芳,便闻到一股沐浴露香。

  看来,李芳芳刚洗过澡。

  “王叔……我生病了,想现在去医院看病。

  ”李芳芳语气焦急。

  “啊?病了?生了什么病?”老王心中产生一丝疑惑。

  白天李芳芳来自己店里买东西,也没看出来身子出问题啊。

  “我……下午下班后,舍友给我吃了一包辣条,吃完我才发现,那包辣条是过期的,而且现在我也感觉到身子不舒服,舌头还起了好多红点。

  ”李芳芳委屈不已,甚至哭泣了起来。

  “王叔,你说我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呜呜呜……”老王听完李芳芳的诉苦,内心不由的一笑。

  “这小姑娘可真是单纯,其实就是普通的上火。

  ”老王知道真相,但他并不打算告诉李芳芳。

  “芳芳啊,你这确实是食物中毒了呀,辣条本就不干净,加上还过了期。

  ”老王表现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这种病,不单单要去医院洗胃,而且光吃药治疗,都需要好几个疗程,花费可不小啊!”说完,老王还无奈的叹了叹气。

  “啊?治疗需要很多钱吗?”李芳芳顿时嚎啕大哭。

  “我出来上班本就是为了赚钱给妈妈治病……”“没事的芳芳,王叔不是说了吗,你遇到困难,王叔肯定会帮你的!”老王语气严肃。

  “这些年,你王叔开小店也存了几万,加上每个月的养老金,绝对足够治好你的病。

  ”“王叔……”李芳芳感动万分,可她不愿意接受老王的好意。

  “王叔,这些钱都是你的血汗钱,我可不能用。

  ”“没事的芳芳,我已经活了大半辈子,钱留着也是留着,还不如拿来帮你。

  ”“不行的王叔,我要是用了这些钱,那不得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李芳芳转过身,打算回去自己一个人想办法。

  “唉……芳芳,其实你这个病,王叔可以给你治好,不需要去医院。

  ”见李芳芳要走,老王赶忙劝说道。

  “真……真的?”李芳芳停下了脚步。

  “当然是真的。

  ”老王点了点头。

  “只不过,治疗的方法,比较特殊,我担心你会误会王叔。

  ”李芳芳脑中闪过一丝犹豫,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王叔你又不是坏人,只要能把我的病治好,我绝对不会乱想。

  ”“好,那你跟王叔进来。

  ”老王重新将店内的灯光打开,待李芳芳进来后,又将店门关上。

  老王不知从哪儿翻出来一本书,一边翻看,一边对李芳芳说道:“芳芳啊,当初王叔年轻的时候,自学过一本药典,上面正好有治你这种病的方法。

  ”“你肯定觉得王叔说的有点扯,那么王叔就先来说说你的病状。

  ”老王瞪起大眼,宛如一位老中医的模样。

  “你以前是不是不怎么吃辣?”“嗯嗯,以前我老家那边,几乎不怎么吃辣,今天吃的辣条,算是我吃过最辣的食物了。

  ”李芳芳直点头。

  “那就对了,要是王叔没猜错的话,芳芳你现在除了舌头疼痛以外,喉咙应该也不舒服,吞咽东西、即便是喝水,也会有些痛意,包括胃部,一样受到了重创。

  ”“王叔!看来你真的会治疗这个病!”李芳芳惊呼一声,因为老王说的全对。

  “芳芳,王叔可从来不会骗你!”老王内心窃喜,之后又让李芳芳伸出她的舌头。

  李芳芳的小舌殷红可爱,上面一颗颗的味蕾,沾染着丝丝晶莹的唾液,看的老王双眼瞪住,恨不得当即吞下这颗“草莓”。

  “芳芳,咱们先从治疗你舌头上的红点开始。

  ”老王强行压抑住心中的欲望。

  “想要红点消失,其实喝一个月的凉茶就行了,不过一个月的治疗期,实在太慢,会导致后面的进展,更加麻烦、难治。

  ”“所以……唯一快速的办法就是……”老王卖了个关子。

  “王叔,办法是什么?”李芳芳急切道。

  “你王叔我天天喝凉茶,坚持了二十多年,所以我的舌头,完全具备替人治疗的能力,只要咱们两个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十分钟,只需几个疗程下来,你舌头上的红点,便会消失。

  ”“这……”听完老王的解释,李芳芳先是尴尬,紧接着俏脸微红。

  “芳芳,这就是怕你误会的一个地方。

  ”老王觉得有戏,因为李芳芳并未表达出觉得这种事情,非常的荒唐。

  “好,我相信王叔!”李芳芳咬了咬牙。

  为了治病,她豁出去了。

  得到了美人儿的准许,老王再也抵御不住心中的欲望,双手放在在李芳芳白皙的脸蛋上,一张大嘴,贪婪的吻住了李芳芳的粉唇。

  “唔……”李芳芳被老王索吻,发出一声长长的轻吟,那轻吟仿佛是这世上最悦耳的声音。

  随后,老王轻轻撬开李芳芳的齿关……当老王与李芳芳滑腻的香舌纠缠在一起时,他能明显感觉到李芳芳身体一紧,随即娇躯扭动着。

  老王怕李芳芳反悔,开始激吻。

  或许是李芳芳想让病好的更快,经过短暂的不适应后,她双手主动抱住了老王,并且给予了更加激烈的回应。

  老王下面早已高高支起,但为了不被李芳芳发现,他只能弓起身子。

  见李芳芳抱住自己,老王也不在客气,两手开始在李芳芳的身上游走,将她的迷人翘臀,握在手中。

  李芳芳柔软而富有弹性,老王隔着薄如蝉翼的睡裙时轻时重的触碰,那手感真是好极了!老王不知如何形容,只觉得这应该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紧接着,老王手上忍不住一用劲、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倾。

  只听到李芳芳发出一声销魂无比的喘息,她的身体象被电击了似的痉挛起来,白藕般的两条手臂死死抱住老王的腰部。

  “这……这小妞的体质,有这么敏感吗?”老王感到不可思议。

  自己无非是与李芳芳舌吻、触碰了对方一下身子,结果大美人儿,就达到巅峰了?“治疗”过程结束后,李芳芳才从老王的怀里渐渐缓过神来,那羞红的脸颊,仿佛能够掐出水来。

  “芳芳,感觉怎么样?”老王调戏道。

  “我……我感觉好多了,谢谢王叔。

  ”李芳芳羞得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回去泡杯凉茶喝,明天晚上你再过来,到时候王叔看看病情如何,咱们再做治疗。

  ”虽然老王今晚还没发泄出来,但他也不急于一时。

  “好,谢谢王叔,那我先回去了。

  ”李芳芳接过凉茶袋,羞涩地离开了小店。

  当老王从背后看到李芳芳的睡裙,发现下面的裙摆已经湿了一片时,正好证实了他刚才的猜想。

  李芳芳的体质,的确十分敏感。

  这么一来,老王认为自己拿下李芳芳的概率,越来越大。

  第二天,老王压根没心思招呼生意,满脑子都是李芳芳那性感诱人的身体。

  终于,熬到了晚上。

  李芳芳又来了,依旧穿着昨天晚上那条睡裙。

  “王叔,我来了。

  ”李芳芳有些尴尬。

  她其实有点不想来,但老王的治疗,对病情确实有效,今天早上起床,她发现舌头上的红点,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其实是凉茶的功劳,帮助李芳芳降火了,只不过她不知道。

  再次关好店门,老王难以激动的搓了搓手。

  “怎么样,感觉如何?”“王叔,我舌头上的病已经好了。

  ”“好了啊,看来昨天咱们的治疗效果,很不错嘛。

  ”老王有些失望,本来他还打算今晚接着与李芳芳舌吻呢。

  “不过(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舌头虽然好了,但是我今天上了好几回厕所,而且……”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张暗暗欣喜,又一次握着莫晓梅雪白的两只乳兔,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缓缓的吸允着。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张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张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欲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变换着形状。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张医生?”莫晓梅那里当然最敏感了,连忙夹住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晓梅又闭着眼,老张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晓梅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张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张不满足这些,想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

  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张连哄带骗。

  莫晓梅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晓梅隔着衣服,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张有点心虚,松开了莫晓梅。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张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晓梅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张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老张敢肯定,莫晓梅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晓梅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张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当然是要脱了内裤。

  ”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

  ”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张这样说,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晓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裤衩上,还湿了一片。

  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应该会很美的。

  “快点吧,不要让毒扩散了,我到时候也没办法,给我检查。

  ”老张催了(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起来,免得夜长梦多,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要趁热打铁。

  “嗯,这就脱呢。

  ”莫晓梅满面羞红,闭着眼,缓缓的,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瞪大眼睛,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

  终于,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这里没有被人碰过,还是一块禁地。

  干净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纯洁啊,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

  老张感到很激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成熟的大姑娘,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

  很美很动人,他几乎忍不住,想要过去,占有莫晓梅,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个,张医生,你别那样看人家嘛,好难为情的,你开始检查吧。

  。

  ”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为了给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这就开始了,你要忍着点。

  ”老张装模作样的,为了不让莫晓梅起疑心,他故意弄了一点润滑油一样的东西,涂抹在了莫晓梅的两腿间,用手轻轻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着,缓缓的,感受这年轻美女的身子。

  “嗯,好痒呀,张医生,你越弄我越痒了,怎么回事嘛。

  ”莫晓梅夹紧了双腿。

  “这是正常的反应,是在排毒呢,你忍着点,很快就会舒服一些了。

  ”老张喘着粗气,激动的手发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满足,他裤子里的东西,已经膨胀的不行了,简直快要顶破裤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晓梅欢爱,他需要发泄。

  这两年憋的太久了,实在是很难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晓梅的身子里,慢慢的动了起来。

  “啊,不行,张医生,你弄的人家有点疼了,更痒了。

  ”莫晓梅身子发抖,那里才没有被人那样对待过,她满面羞红,只觉得两腿间更加湿润了。

  “忍着点,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老张真担心她叫出来,让村里人听见了,那还得了,尤其是她爸爸村长要是发现了,估计要把老张给扒皮抽筋呢。

  莫晓梅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老张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浑身软绵绵的,娇喘着快出不了气了。

  大概是处于一种本能,居然按住了老张的手,夹紧了腿磨蹭起来。

  看着她眼神迷离的样子,老张知道,莫晓梅被自己弄的动情了。

  这可是最好对她下手的机会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这个年轻的身体。

  “嗯,啊,张医生,我怎么觉得那里更痒了呀,好难受,我这是怎么了,毒排出来了吗。

  ”莫晓梅紧张的问。

  老张想了想,说道:“还差一些,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说,你让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着,背对着我,把眼睛闭上,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就行了。

  ”老张搂着她的小蛮腰,心里暗喜,从后面她就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了。

  莫晓梅点点头,翻过身来,爬在了床沿上,两腿夹在一起,翘臀对着老张,然后闭着眼。

  “好了,张医生,你可以开始了。

  ”老张心砰砰跳,莫晓梅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浑圆的屁股,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脊背,时刻都在诱惑着他。

  他紧张的过去看了看门窗,都关好了,他这才过来,轻轻的搂着莫晓梅的小蛮腰,缓缓的抚摸着她的翘臀,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着她那饱满的酥胸。

  随后,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缓缓的在后面,磨蹭着莫晓梅的两腿间,试图朝她的身子进入。

  “啊,好热,好烫,张医生你在干什么呀?”莫晓梅觉得不对劲,回头看了看,发现老张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吓的脸色一变,非常紧张。

  老张也有点担心,赶快捂着,这时候,要是莫晓梅说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晓梅也是正要大叫呢,老张灵机一动,立刻捂着她的嘴巴。

  “别吵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是为了你?”莫晓梅立刻推开他的手。

  “为了我,张医生,什么意思呀。

  ”“你难道不知道,为了给你排毒,我被感染了,你看我这里,都肿了,你没发现吗?”老张干脆把他的那根东西展示给莫晓梅看,假装问心无愧。

  莫晓梅一愣,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这大山村里很封建,莫晓梅只见过小男孩的下面,非常的细软,像老张这样粗大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被老张这样忽悠,她居然认同了。

  “哎呀,对不起张医生,是我害了你,那可怎么办?你会不会也死了。

  ”莫晓梅眨着单纯的大眼睛。

  “当然了,我这要是不排毒,我也会死的,哎。

  ”老张假装很难过。

  “那你要怎么排毒?”莫晓梅问。

  “这个,恐怕需要你帮忙,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老张开始循循善诱,他知道莫晓梅被骗着了。

  “你说,张医生你帮了我,我应该回报你的。

  ”莫晓梅立刻说道。

  “有个办法,非常见效,就是用你的嘴巴帮我消肿排毒,轻轻的咬着它,很快它就会好起来的,但是你一个年轻姑娘,恐怕不合适,还是让我死了算了吧。

  ”老张说完故作悲伤,捂着额头,坐下来叹气。

  莫晓梅一听,很快说道:“你不能死的,你死了,我也就没人救了,张医生我帮你就是了。

  ”老张没想到莫晓梅居然同意了,他刚要说什么,莫晓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张嘴就去含着他两腿间的那根东西了。

  但是莫晓梅显然没有经验,而且老张的那玩意实在是粗大的很,她张嘴试了几下没能成功。

  老张连忙扶着,让她用手握住,教她该怎么做。

  “嗯,我知道了。

  ”莫晓梅再次张开小嘴,伸出舌头,朝老张那里慢慢的添了起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6172.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79.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7355.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1682.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1004.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1820.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3732.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6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