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 文學 媽媽,新手必看

整个身子弓了起来,一阵电流感蔓延全省。

  “嗯……”就在他快要承受不住时,秀眉一松,瘫坐在地。

  “慧心师妹,你在干嘛呢?”不知何时,慧云师姐站在身后,目光惊愕。

  慧心一时语塞,画册掉落在地。

  慧云轻步而去,捡起画册,打开一看,俏脸通红,心跳乱窜。

  她比慧心年长几岁,十四岁被父母抛弃,辛亏被庵主收留,出家为尼,对尘世情爱颇有了解。

  不过这么多年,在庵内潜心修行,无心恋世。

  可刚才看见画中一幕,竟泛起丝丝波澜。

  她快速的将书籍放回原位。

  “师妹,被师傅看见,会严惩,以后不要接触这些,听到没?”慧云严厉苛责。

  “知道了,师姐。

  ”慧心微微点头,咬着贝齿。

  深夜。

  慧心转侧难眠。

  一想起画中场景,暖流横肆。

  “师姐,睡了吗?”慧心戳了戳同床共枕的慧云师姐。

  “怎么了?”“你说男人会是什么样呢?真的有那么恐怖吗?”“师傅都说了,男人都是大老虎,会吃人,你看见要离远一点,知道吗?你以后少在庵内提男人,师傅会生气的”慧云劝慰。

  “噢……”“慧心师妹,早点睡觉噢,不要瞎想,明早还要起早跟师傅念经呢。

  ”慧云说完盖上被单,扭头睡去。

  可慧心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想起那本画册里的内容,她就脸红不已,体内一股股暖流,窜涌而出。

  “好难受……”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探了进去。

  “嗯……”皱眉低鸣。

  慧心感觉手黏糊糊的,不知为何感觉身体似乎少了什么一样,特期待有什么能填满自己。

  于是手的幅度越来越快,与此同时,男人的那里乍现在脑海。

  小尼姑整个人都酥软了……接连数日,慧心虽然嘴上不说,但内心深处,对男人的那种好奇与期待愈加强烈。

  直到一个月后,下山采药。

  本来采药任务是交给慧云师姐,但那几日,她身有不适,其他几个师姐又有任务在身,庵主便将任务交给了年纪最小的慧心。

  临走前,庵主特意交代:“慧心,这是你第一次下山,下山后采完药就回来,切勿久留!”慧心点头,知道师傅言外之意。

  平日师傅特忌讳男人,从小耳濡目染。

  以前在慧心心底,男人真的如同师傅所说,是大老虎会吃人,但自从看了那本画册,慧心开始怀疑了。

  男人,真的是老虎吗?慧心离开尼姑庵,背着竹篮药框,快到山腰时,突然下起瓢泼大雨。

  情急之下,慧心一路小跑,寻避雨之所,跑了一阵,发现一栋砖房。

  跑到屋檐,敲响了木门。

  不一会儿,门打开,老马身穿宽松裤衩,看着门外站着一个小尼姑,僧服被雨水打湿,胸口深深的V形,轮廓清晰可见。

  雪白的脖颈,头上还戴着尼姑帽,弯弯的柳叶眉,樱桃小嘴巴。

  第一眼,老马就看呆了。

  慧心第一眼看见是个男人,她眼神猛然放光,本能的瞥了一眼他的裤衩,情不自禁的摩擦着双腿。

  一股热潮迎面而来,老马孔武有力的肌肉,结实有力,心底既激动又后怕。

  可外面倾盆大雨,大山深处唯独这一处避雨所。

  她纠结片刻。

  “施主,可否容贫尼避雨一阵。

  ”老马一听,才回神,赶紧招呼迎小尼姑进门,余光一直勾着她傲人的上围。

  老马在这深山之中,已许久没见过如此尤物。

  老马已五十出头,但精力极为充沛,以前他曾是华云寺里的和尚,身怀绝技,但十几年前下山化斋,犯了色戒,逛窑子被警察抓到,拘留数日后,回到寺庙,被方丈严惩!关了禁闭整(啊啊啊好棒)整十年!十年期满,老马依旧忘不了人间烟火,便还了俗。

  本想找个女人度过余生,跑到县城,可年岁已高,又没赚钱的本事。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寡妇,但哪知道没几日,便跑了,原因老马实在是太强了,她根本受不住老马的折腾。

  这么长时间,老马可压抑死了。

  突然间,来了一个女人,还是个极品尼姑!老马眼珠子放了金光!!!慧心进了门,满脸绯红,眼看自己因为雨水,关键的部位,呈现出来,而这个男人,色眯眯的眼神一直勾着自己。

  不禁羞躁不已,找了个凳子坐下。

  “敢问小尼如何称呼?”“贫尼法号慧心,施主,您呢?”“我叫马向前,你喊我老马就行,要是亲一点的话,就叫我马叔!”老马心底早就邪火难耐!故意拉近距离,套着热乎。

  慧心俏脸更红了。

  随后老马倒了一杯热水送上,一阵嘘寒问暖。

  慧心懵懂无知,突然觉得师傅原来都是骗自己,男人哪有那么坏,跟老虎一样,这不很温和细心吗?聊了一阵,慧心对老马也放松了警惕。

  老马见时机成熟,“慧心妹子,要不你先去里面洗个澡吧,我刚烧了一锅热水,你看你身上都是水,很然容易感冒。

  ”她穿的僧服比较单薄,加上被雨水浸透,纤薄的衣服贴着肌肤,完美的形状凸显出来。

  那小美臀,一晃一颤的跳动,一双修长笔直的大美腿,即便有僧服遮掩,但依旧美艳动人。

  从背后,老马早已邪念重生,反应十分剧烈。

  他的目光色眯眯的盯着,一股强烈感觉涌上心头。

  “谢谢施主!”慧心有些拘谨,还不好意思改口喊马叔。

  随后,她进了洗澡地方,是砖房的侧房,环境很简陋,摆放着一个大木盆。

  老马热心的帮她倒了一盆热水,弄好后就从侧房离开。

  慧心悄悄关上门,俏脸一阵红润,心跳加速的特别厉害,脱衣服的时候,脑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只要想到老马的裤衩,联想起画册里的图,她就开始有点难受

可当她答应过后老张的话也补了出来,竟然要换个地方,换……哪啊?话都已经出口了,刘楚楚不好再反悔,可她真的有些害怕。

  毕竟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第一次,要是今天交给老张……虽然不讨厌,隐隐还有些喜欢,可毕竟是能当她父亲的人了,两人现在这样就已经好过分。

  如果再把那么大那么可怕的东西放进身子里面去……只是试探着想想,张楚楚就觉得既羞人又害怕。

  她吱吱唔唔的询问着,“换、换哪啊,胳肢窝行不行,也、也能夹住。

  ”(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老张当时就被这答案给郁闷到不行,什么意思啊,放胳肢窝,开玩笑呢?真提议当真是新奇,干嘛的都有,还真没听说过有要干胳肢窝的。

  于是他直白的说道:“我想贴着你那儿,然后蹭蹭。

  ”那儿是哪,刘楚楚清楚无比,所以这让她大为娇羞,很是不好意思。

  虽然隔着衣服,可触感却是真实存在的,这么私密的地方,怎么可以啊?在她思考着该如何拒绝的时候,老张猛地探手,将她给不容拒绝的端到床上,随后更是将裹在丝袜里的两条修长玉腿给狠狠劈开。

  刘楚楚当时就羞怕到不行,“别、别这样,老张,不要,不要啊!”老张很是过瘾,尤其是在刘楚楚哀声求饶的时候,他更感觉到愈发刺激,于是直接强行扑上,狠狠在那而磨蹭着,感受着丝袜与托底小裤裤的温热。

  只不几下的,刘楚楚就受不了了。

  “老张、老张,好难受,我难受,不要,不要……啊~!”她真的是不行了,又痛又麻痒,而且那种麻痒就像是昨天被老张亲吻在那里似的,是从娇躯最深处所泛起的一种本能刺激和反应,一双白皙玉腿狠狠地蹬扯着,双手更是在拍打老张的同时,却又用力地爱抚着,感受着强壮火热的身躯。

  纵然她没有经历过,却也知道想要解决那种近乎致命的难受,老张进来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她又实在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所以她只能拒绝。

  可就在她准备开口拒绝的时候,老张突然停止了动作,并且呼吸急促。

  她认为,老张可能已经舒服到结束了,因此暗暗庆幸。

  可下一刻,老张的话却给予了她极尽的感动。

  “对不起楚楚,我忘记你那里有伤了,真的很对不起,我不动了,别伤着你。

  ”老张知道刘楚楚先前说的难受是指什么,那是女性的天性,可从那句话上他又联想起了刘楚楚身下的伤势,他真的不忍心带给她痛苦,哪怕他再想要也不舍。

  站在床前,老张憋的难受,闷着头也不说什么。

  而刘楚楚这时候却是被他真心感动到不行,她以为老张结束了,可哪成想老张却是在惦记她的伤势,宁可自己憋的辛苦也不愿带给她半分的痛苦。

  这个男人,真的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甚至单是看着他都觉得安全感爆棚,因而她也低下了头,不过精致的小脸蛋儿上魅红更盛了。

  她边解扣子,边羞羞的说道:“我偷偷看过一点视频,好像也可以用这里帮你解决。

  你上来吧,你站在床上,我帮你弄一下。

  ”老张喜出望外,没想到一时善意丢了颗芝麻,却捡回来颗大西瓜,还让刘楚楚惦记上了他的好,这可真是意外的大收获了。

  望着慢慢脱离刘楚楚胸前的衣衫,望着那件渐渐被解开的肉色蝴蝶花纹的文胸脱离,老张兴奋了,一蹦三尺高来到床上,任凭脸色羞红的刘楚楚跪在他身前。

  那一双俏然白皙的小手,渐渐聚拢向身前,然后移动到了老张的身下……早上的时候老张就在顾芳菲那憋的厉害,弄了好久也没完事,下午又被刘楚楚这么一通诱惑,他已经不行不行的了。

  所以在刘楚楚那享受了十几分钟后,他终于忍不住了,爱的潮水瞬间倾泻。

  这个时候的刘楚楚,只感觉到老张身子颤抖的厉害,也不知道怎么了。

  正张开嘴巴好奇的想要询问呢,结果一股股的暖流就冲击进嘴中,直把她打懵了。

  那火热的东西烫着她性感的小嘴,粉嫩的香舌,更有怪异的味道刺激的味蕾……当她彻底醒悟过来是怎么回事后,诱人唇瓣上也已经沾染了那种东西。

  她当时就羞疯了,捂着嘴巴光着上身赶紧往卫生间跑。

  可就在刚刚跑进卫生间时,始终张着嘴巴的她感觉有唾液顺流,她赶紧下意识的吞了一口。

  吞完后迅速趴在马桶上,然后她才傻乎乎的意识到,没了——“我的天,刘楚楚,你到底干了什么,你怎么把那种东西吞下去了,你……”刘楚楚羞到要死要活的,真想把脑袋闷进马桶里面,把自己活活憋死得了。

  老张拿床上的文胸将身下擦干净后,来到了刘楚楚的身旁,轻轻拍打她后背。

  “楚楚,没什么的,你要是实在觉得羞人就换个角度想想。

  昨天在医院的时候,我不是也把你的吃了么,那么多粘乎乎的呢!”老张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刘楚楚更羞到不行。

  她怎么觉得,自己明明想要跟老张保持最终的底线距离,可离那条底线却越来越近了呢……下午的时候,在老张的坚持下,刘楚楚陪他去了公园。

  倒不是老张还有什么花花心思,就是单纯的想着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不得不说,刘楚楚在公园里走了会儿后,心情越来越好了。

  而老张一些荤素不忌的笑话,她也不会显得那么娇羞,甚至觉得跟老张在一起散步,真的挺轻松。

  “楚楚,再给你说个。

  有新婚小两口去外地旅游,赶上大雨天实在没地方去就近去了教堂。

  教堂里只有一个神父,神父好心的收留了他们,但是只有一张上下叠床。

  神父睡下面,小两口睡在上面。

  ”“等到半夜的时候,神父突然被晃动醒了,他感觉好像地震,于是就赶紧睁开眼睛招呼床上的小两口。

  你猜,他招呼小两口的时候看到了什么?”面对老张的荤话段子,刘楚楚只背着小手羞笑,也不作任何回答。

  但这并不耽误老张的继续,他继续讲道:“神父看到小两口在干那事,觉得挺不尊重他的,于是就质问他们,你们小两口在干什么呢?小两口回答说,我们刚才上了一趟天堂。

  ”“小两口的回答让神父很是无语,实在不好批评些什么。

  但他又不甘心就这样不尊重,于是小两口完事后不多会儿,又有晃动传来,惊醒了小两口。

  他们好奇的问,神父你做什么呢?神父气呼呼的回答,怎么,我自己上趟天堂不允许吗?!”刘楚楚当时就笑崩了,忍都忍不住,直至笑的小腹都感觉有些痛。

  望着夕阳下笑到花枝乱颤的刘楚楚,老张满心喜欢,觉得这个姑娘真好。

  要是能够拥有她一辈子,那该多好啊!但这事他终究也只是幻想下,根本不敢往真了去想,连他自己都觉得不现实。

  下午从公园离开后,晚上刘楚楚请老张吃了饭,表达对他的谢意。

  老张也没客气,成功跟刘楚楚吃了个酣畅淋漓。

  骑着电动车回到住处后,刘楚楚从车后座下来,然后站在门前有些尴尬。

  礼貌上来说她觉得该让老张进去坐坐,可真要进去她又怕还得发生什么。

  要知道,下午老张弄的她,现在那里隐隐还有些感觉呢,她真怕自己受不了那种感觉。

  不过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老张主动开口了,“楚楚,我先回了,你好好休息。

  ”话留下,老张扭动车把就离开了,让站在门口的刘楚楚有些不知所措。

  她担心老张会跟她发生些什么,可事实上老张只是单纯的护送她回家。

  这种小小的误解,让她有些心有愧疚。

  可愧疚之余,她又觉得如果老张能留下来陪着她,似乎也不是件坏事,跟老张在一起的时间也挺开心的。

  前提是,再也不要做和那种事情有关的事儿了,她真怕自己忍不住的想要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734.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6240.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321.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137.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133.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2327.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5104.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3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