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upskirt panchira,新手必看

我在电话里说道:“正要和你说呢,我今天去和会所经理说一下,要辞职了。

  ”电话里张亮一副莫名其妙的状态,“怎么不是好好的吗?”我告诉他有新工作了,感谢他给我找的这个工作机会,要不然也认识不了张晓璐。

  我来到了娱乐会所,准备和会所经理辞职,毕竟这里也算是我的起山的地方,还是和她说一下比较好。

  其实我还是挺感激刘姐的,所以这次来呢也是想和她道个别,我进了娱乐会所,刘姐看到我的时候就像是看到贵宾一样,刘姐笑着说道:“你也不来看看我,进入豪门,就把我这平民给忘了是吧?”刘姐说笑间看着我,她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穿着很时尚,她穿着黑色的超短裙,一身纤细的美腿露在外面,虽然年纪大点,但是她身材保持的特别完美。

  前凸后翘的,看起来就像是少女一般的身材,她涂着口红,画着睫毛,戴着美瞳,在风月场所里面工作,基本上每个女人都打扮的很是妖艳,刘姐也不例外。

  我笑着对刘姐说:“这次来呢我是辞职的,你也知道,我现在已经有了别的工作,以后呢不能在这里上班了,特意来这和你道个别。

  ”刘姐一听,她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说:“就算你到了那,也可以过来兼职的呀,你又不是天天在那,有的是时间,我可知道豪门里面可没有什么事情。

  ”我说:“这样不太好吧,虽然去了那了,我就得有点职业道德呀。

  ”刘姐哈哈笑了起来,然后说:“干这一行的,哪有什么职业道德呀!能挣了钱就是道德,不然讲那些道德根本没什么用。

  ”刘姐说的话确实是事实,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认为的,我对刘姐说:“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辞职。

  ”刘姐看了看我,然后说:“你真的决定好了?”我说:“没错,来这里呢,您给了我不少的帮助,但是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还是要离开这里。

  ”刘姐思绪了片刻,然后说:“那行吧,待会你去财务部和小刘说一下,给你把工资结了就可以了。

  ”我连忙说:“不用了,反正在这里也没有做多少天,而且你也算是我的大恩人,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找到这么好的工作。

  ”刘姐笑了笑说:“你小子还知道感恩呢,不错,我没有看错人。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外面进来了几个人,而且都是看起来几个比较富态的女人,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而且长得比较丰满,我回头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简直是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在那几个女人里面居然有一个是王丽,她是张雪的母亲啊,她居然也回来这种地方,我睁着眼仔细的看了一下,果然就是她!王丽今天穿的特别的性感,穿着紫色的旗袍,而且还是岔开的很高的那种,她穿着肉色的丝袜,一双丰满圆润的腿露在外面,说实话看惯了那些纤细笔直的腿,像这样的丰满的触感还是很迷人的,难怪唐朝以胖为美,确实是很不错。

  不过我现在可没有心思想这些,因为她正朝着这边走过来,而且如果她知道我在这里面工作,那可惨了,她可是已经承认我是她们家的女婿了,如果此刻她看到我在这,我以后肯定没有办法和她面对了。

  王丽还相伴着三四个女人,看起来是她的朋友或者闺蜜,也都十分漂亮,看起来有钱人保养的就是不错,那几个女人虽然年龄有点大,但是穿着都特别时髦。

  几个人走进来的时候,刘姐就连忙出去打招呼,说:“今天来的都是贵客呀,没想到你们几个来了,今天呀我一定给你们介绍几个年轻的帅小伙!”王丽看起来像是经常来这里似的,点点头说道:“你决定吧。

  ”说完,她们几个径直就走向了楼上的包间,而我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还好我坐在角落的沙发上面,用手挡着脸,她没有看到我。

  王丽走上楼上的包间之后,刘姐就连忙朝我走了过来,然后说:“你今天啊先不能辞职,先帮我伺候一下王丽,她可是这里面的常客,而且手特别的大方,而且经常一出手就是几万,这个生意咱们可不能放过,你今天好好伺候她,小费少不了你的。

  ”我一听,吓得我身上都有点哆嗦了,竟然让我去伺候王丽,这也太恐怖了吧,我连忙摆手说:“刘姐,我已经辞职了,这么做不太妥吧,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这时候,刘姐直接挡在了我的面前,然后说:“不行,今天你走也可以,不过你呢先得帮我把王丽伺候好了,这笔钱我可非赚不可。

  ”我说:“不是还有其他人吗,随便找一个就可以了啊。

  ”刘姐摆了摆手说:“你说在咱们娱乐会所里面,你的身材和相算是靠前的。

  本来可以不用你的,但是小张他陪一个富姐出国旅游去了,是一个大户,一趟下来能赚好几万呢,其他人我也不敢给王丽安排啊,你看他们有的长得不怎么样,有的身材还挺不错,去伺候王丽一定会让她们满意,要是别人我可以随便应付一下,但是她们我可不能随便应付。

  ”我对刘姐说:“这不行啊,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刘姐听了之后,居然冷笑了一声说:“你这说的也太严重了,你又不没干过,听姐的话,今天你必须得把这个任务完成,不然的话我可不允许你辞职。

  ”听了这话,我一阵无语,心想:今天说什么都不能在这里去伺候王丽,那样的话我就穿帮了,我的整个人生就完了呀!我对刘姐说:“不行,我得走了,说什么我都不能去!”我连忙朝外面走去,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两个保安就站在了我的前面,然后说:“先别走,刘姐还有话没说完呢!”我回头看到刘姐,刚才她的笑容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特别严肃,不怒而威的感觉,我觉得事情有一点严肃,我说:“刘姐,怎么回事啊?”刘姐看了看我说:“在这里,还没有人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黑道白道我可都有人,你今天要不给我完成这一单活,我会让你很难看!不就是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么,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丢了这份工作。

  ”听到刘姐的话,我心里泄了气,她说的是真的,她既然能在娱乐会所里面呼风唤雨,自然黑道白道都要打点,她的人脉很广,想要整我也是一句话的事,而且如果她告诉张雪母亲我的身世,说不定我比现在还惨,到时候闹得满城风雨,我就别想在这个城里面混了。

  看着身边的那两个保安,我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去,说道:“刘姐啊,你干嘛非要和我过不去呢?”刘姐看到我回来了,就说:“不是跟你过不去,是你跟钱过不去,知道么?我也不想为难你,赶紧的,王丽现在等在包厢里呢,让她等的时间长了,生气了,后果你自负,赶紧上去吧。

  ”刘姐说这话,像是命令一样,让人无从反驳,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如果不去的话一样会丢了工作,如果去的话,也许还能侥幸躲过,我对刘姐说:“行,算你狠,我去还不行么!”这时候刘姐才露出笑容,说:“这就对了,多大点事,赶紧去吧,注意一定把她伺候好…这是你在这上班的最后一个任务。

  ”我点头答应着,然后朝上面走去,可是每走一步就像是灌了铅似的走不动,虽然这到二楼只有几十步路,但是我走得像是很长很长一样,刘姐在后面喊着:“还磨蹭什么,赶紧上去吧!”我只能硬着头皮朝上面走去,我听着刘姐在身后冷冷的说:“这些年轻人,真是干不了活,不就是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么,要不是我,他能有那么好运气?现在居然就过河拆桥了,这样真是太不像话了!”听到刘姐说着,我也只能上去了,不然以刘姐的脾气,她一定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

  来到了二楼,来到了王丽的包间,我已经想好了一切借口,如果她看到我,我就说我在这里只是当个服务员之类的,总之不能说实话,打死都不能说,不然的话我会很惨,不过转眼一想。

  王丽以她那样的大人物,是公司的董事,她的智商不可能看不出来,或许我也只是掩耳盗铃而已,根本骗不过她,但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办法了。

  我直接摁响了门铃,里面传开了一个声音:“进来吧,门没锁。

  ”是王丽的声音,我已经做好了暴风雨来临的准备,我把门打开,正准备接受王丽那诧异的表情和随之而来的愤怒的时候,但没有想到屋里居然没人,洗澡间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我轻轻的舒了口气,看起来她在洗澡,“进来就把门关上吧。

  ”里面传来王丽的声音,我只能把门关上走了进来,王丽在洗澡间里面哗哗的冲着,而我在外面像是要受刑一样,觉得特别的可怕。

  透过半透明的玻璃,我看到了在洗澡间里面的王丽,她虽然有一点胖,但是她那身体的比例和曲线简直是趋近于完美,尤其是那腿部圆润细腻的线条还有那腰上犹如弯月一样的弧度。

  而就这此时,她弯起腰肢缓缓擦起沐浴露,那丰满就像两个倒挂的葫芦,虽然已经有点年纪了,但是因为保养的好,一点都不缩水。

  我在外面有点看呆了,甚至忘了此刻的害怕,里面传来了王丽的声音,说:“你现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洗完澡就出来。

  ”我只能粗着嗓子答应了一声:“好,”王丽在里面洗着(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澡,没有注意到我的声音,而我坐在沙发上,感觉自己的腿都有点发抖了,这个时候王丽在洗澡间里面说:“你进来一下,帮我搓澡吧,昨天才洗的澡,感觉身上又有脏的了,你来帮我搓一下吧。

  ”她的话就像是命令一样,毕竟我来就是伺候她的,我心里暗想:豁出去了,不就是一份工作么,丢就丢了,也不会住监狱,也不会去死,怕什么呢!于是我就在旁边拿着毛巾朝洗澡间走去,我打开门之后,里面的一面简直是让我看的鼻血都流出来了,王丽在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尤其是她那胸前硕大的凸起,看的的鼻血都差点流出来。

  这时,王丽居然什么也没有说,我看到她脸上打着香皂,脸上都是泡沫,她闭着眼睛,头发湿漉漉的垂下来,均匀的水珠就在她细腻的肌肤上划过,她闭着眼睛说:“你进来吧,把门关上。

  ”我就进去了,但是心跳的噗噗的,这迟早会被发现的啊,我关上门的时候,她说:“你来搓吧。

  ”她回头看了我一下,然后说:“你还穿着衣服呢,把衣服也脱了吧。

  ”到这,我也只能是顺其自然了,俗话说骑虎难下,可能就是这样的感觉,我也只能慢慢的把衣服脱了下来,这样我和她就赤诚相对了。

  我拿着毛巾,她说:“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搓搓背。

  ”说完她转过身去,那圆润的腰肢特别的白皙,像一个大果冻似的,我就拿着毛巾在她后面搓了一下,王丽好像特别舒服的样子,还轻声地哼了一下。

  她双手就趴在旁边的墙壁上,那微微的翘臀撅起来的时候,我看的热血膨胀的,下面就有了反应,这简直是令人犯罪的节奏啊,王丽这也太性感了吧!其实在这以前我根本没有想过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会如此的性感,她甚至比那些青春的美少女更增添了几分妩媚,是那种岁月积淀下来的风韵犹存的姿色,这是没有经验或者没有经历的女人所不具备的。

  王丽趴在墙上,呈现一个“S”型的身体,弄得我特别想直入正题,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擦拭着,不经意的碰到她的腰,让我浑身都感觉像触电似的,让我在擦拭的时候忍不住要擦枪走火。

  我的下面不经意的触碰到了她那坚挺而结实的翘臀,她轻轻的哼了一下,好像很有反应似的,她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等不及了,待会回到卧室好好的跟我发挥。

  ”

“我刚刚看见苏瑶挤了奶,就端进你房间了。

  ”她见我一脸紧张,便笑了笑,“苏瑶不知道听谁说喝人奶可以治疗眼疾,就把自己的奶挤给你喝了。

  ”“哦,是吗?”我有些慌,试图辩解道,“嫂子说了这是牛奶,喝了有利于眼睛恢复。

  ”“骗子。

  ”叶紫突然靠近我,用指尖擦过我嘴角的奶渍,放进口中吮吸,随即在我耳边呵气道,“牛奶跟人奶味道能一样吗,装傻充愣的小骗子。

  ”我耳根一麻,失了魂般被她牵到床边,她坐到床上褪去了睡裙,拉起我的手,将它放到她胸前的绵软处,红唇轻启道,“来,我们开始吧。

  ”“你,你要干什么?”我脸上一热,心若擂鼓。

  “教你催乳呀。

  ”叶紫凑了过来,揶揄道,“怎么,你还害羞呀。

  ”两人近在咫尺,她眼角的红痣仿佛能摄魂勾魄,迷人的体香萦绕鼻尖,妖娆的身姿更是惹得我身下一紧。

  这女人简直就是妖精!“太…突然了,有点措手不及。

  ”不知道因为是紧张还是兴奋,我说话竟有些口齿不伶俐。

  她笑了笑,“习惯就好。

  ”说着便平躺了下来,拉起我的手滑过她胸部,“记住这些位置,你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腹面,顺乳腺管纵向来回按摩。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我按照她所说的方式,开始对她胸部进行按摩,我双手不禁微微颤抖,那浑圆的胸部细腻柔软的弹性,让我有些头晕目眩。

  “嗯~”叶紫嘤咛了一声,舒服地眯了眯眼,“位置找得挺准的,就是力气小了点。

  ”如她所愿,我加重了一些力道,倒惹得她娇喘连连,“啊~这个力道正好,嗯~对,就是这样,嗯~。

  ”也不知道她是舒服还是故意的发出那种声音,害得我一身燥热,下面更是涨得厉害,感觉都可以把裤子给戳穿了。

  简直就是折磨!我停了下来,转身尴尬咳了一声道,“叶姐,你能不能别发出那种声音啊。

  ”“不能。

  ”叶紫绕到我面前,媚眼如丝地瞥了我下面一眼,调侃道:“原来小家伙都变成大家伙了,定力还是差了点,憋着你也难受,要不要我帮你?”说着便步步逼近。

  “别,叶姐。

  ”话音一落,我整个人被推倒在床上,叶紫便攀附上来,邪魅地笑了笑,“别什么别呀,你不是难受吗,我可以帮你呀。

  ”说着便退到我裤裆处。

  我撑起身子一看,才见识到什么叫香艳绝伦。

  只见她伏低着身子,饱满的峰峦呼之欲出,红唇轻启,咬住了拉链,轻轻往下一拉。

  裤链被拉开了!“你…你在干什么?”我明知故问,眼睛始终无神地看着她,这种关头不能露馅,否则功亏一篑。

  “帮你呀~”她的声音都变得骚媚了,撩得我那里跳了一下,要是没有内裤挡着,估计都能打到她脸上了。

  我浑身躁热得不行,只觉得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

  妈的,这女人真是要命!不办了她,简直对不起她的骚浪了!就在她解开扣子那一刻,我猛地将她扯了上来,翻身把她压到了身下。

  叶紫笑得花枝乱颤,媚眼如丝。

  突然我猛地警醒过来,我要真办了她,她跟嫂子一说,那我在嫂子面前辛辛苦苦塑立好的形象岂不是全毁了,这可不行,我赶紧把她推开了。

  “都这样了,你还真能忍。

  ”叶紫瞥了一眼我身下的挺立,坐了起来,“算你通过考验了,明天开始进入正式培训。

  ”我赶紧起身,有点不明所以,“什么考验?”“男人当催乳师首备的一点就是要克制得住自己的欲望,你没有让我失望,我的店就需要你这种人才。

  ”叶紫道。

  我感觉自己被耍了,没好气道,“那要是刚才我经不住诱惑呢?”“那就水到渠成,一夜春宵呗,不过嘛…”她挑眉看了我一眼,“你会失去这份工作,毕竟,这岗位招人得严格。

  ”好险!我松了口气,还好自己定力足,不然差点丢了一份高薪工作。

  叶紫突然向我凑近,用指尖轻轻滑过我的脸颊,“刚刚教你的学会了没?嗯?”两人近在咫尺,嘴唇几乎都能亲上了。

  

李梦瑶羞涩的冲着我点了点头,让我心里更是高兴了。

  “喂,你是谁?”接通电话,我迫不及待的冲着电话那头问道。

  “请问是孙浩先生吗?”“你是谁?”电话那头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音,说话的人却是个陌生的人,我一时间有些疑惑了。

  “孙先生您好,我是夜来香酒吧的服务员,您的朋友季先生在我们酒吧喝醉了,现在叫嚷着让您来接他,您赶紧过来吧!”我有些奇怪,季伟波不是跟蛇精脸在一起吗?怎么现在又是一个人了,还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蛇精脸呢?因为手机开着免提,这些话李梦瑶也听到了,此刻变得紧张起来了,惊慌失措的看着我……看到李梦瑶这个样子,我便知道今晚又黄了。

  “行,你先帮我照顾好季先生,我马上就到!”放下电话之后,李梦瑶的眼睛又红了。

  “哥,您赶紧去看看阿伟吧,酒吧里那么多人,阿伟会不会出事?”我急忙上前,握住了李梦瑶白嫩的小手,摸着她那如绸缎一般的秀发,安慰她说:“放心好了,阿伟不会有事,我这就去接他,只是……”我看了一眼此刻衣衫楼乱的李梦瑶,心里莫名的失落,毕竟,自己喜欢的女孩心里装着另外一个男人,就算是这个男人是她的老公,我心里还是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对不起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参加我的婚礼?到时候我一定找机会好好报答你。

  ”李梦瑶跟表弟的婚礼是在下周周末,我周四有个会议,最快也要等周四晚上连夜赶回去。

  对于这个时间还是比较紧的,想要做点什么事情还是有点难的。

  “可能要到周四晚上了吧!”“那嫂子呢?”“她可能要等你婚礼当天才能到,到时候直接到家就行了。

  ”我老婆比较看重她的工作,平时忙的有人在屁股后面赶着她似的,想让她早回去两天根本没可能。

  “那到时候我找机会把自己给你!”李梦瑶听完之后,羞涩的对我说。

  “真的,那太好了,哥可等着你了。

  ”我紧紧的搂着李梦瑶,用手揉捏了一下她那柔软的地方。

  在李梦瑶面红耳赤娇喘连连的时候,我才有些不舍的松开了手,又在李梦瑶那柔嫩的小嘴上亲了一下,然后才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到了酒吧之后,我一眼就看到了趴在那边桌子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表弟,那个蛇精脸也不见了,就表弟一个睡在哪里。

  “阿伟,你醒醒?你没事吧!”我推了一下季伟波,季伟波睁开了惺忪的眼睛,朝着我看了一眼,看到是我之后,直接趴在了我的肩膀上,因为他那超标的体重,压得我一个屁墩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哥,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半天了,你赶紧带我回家。

  ”“怎(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么回事,那个小丽呢?你不是准备今晚得到她吗?”听到我这么问,季伟波更生气了,愤怒的目光就好像能喷火,冲着我说:“特么的,那个贱人就是为了你才来的,你一走她就使劲的灌我酒,把我灌醉就走了!”说实话,我对那个蛇精脸没有兴趣,可听到季伟波吃瘪,我还是挺痛快的,只是当着季伟波的面,我不好骂出来。

  “行了,这样的女人我才没兴趣呢,一看就是整容脸,看着就恶心,走吧,我带你回去。

  ”季伟波喝的醉醺醺的,根本就站不起来,我好容易才将他扶起来,却没想到,这个时候,一个酒吧的服务生走了过来。

  “先生请等等!”我不解的看向那个服务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有事吗?”那个服务生看了一眼季伟波,然后才说:“刚才这位先生跟那位小姐一共消费了五千八百块,请您先买单才能离开。

  ”我靠!服务员的话惊到了我,难怪一定要我接季伟波呢,原来让我出钱呢。

  “怎么可能,就这么一会儿,怎么能消费这么多?”季伟波虽然有钱,可也不是傻子,相反,他那人,除了女人之外,平时还是很小气的,现在一听就不高兴了。

  “先生,那位女士点的酒都是我们店里价格最高的酒水,而且她离开的时候还拿走了一瓶,说是你买单的……”握草,季伟波这是被人给耍了呀。

  看到季伟波面色瞬间难看,冲着那个服务生就要骂人的时候,我急忙安抚住了他。

  “阿伟,好了,你不要生气,这钱我出,什么事儿等回去再说。

  ”能在京都开酒吧,而且生意做这么大的人,这家酒吧的老板肯定不一般,要是我们不小心得罪了人家,今天就麻烦了。

  我虽然心疼钱,可有些钱却是不能心疼的。

  “不用了,我这里有钱!”出来泡妞,季伟波自然带足了钱,也不用我买单,直接拿出自己的钱夹子,就要从里面取钱。

  我也没有抢着买单,这本来就是季伟波惹得事,我能大半夜跑来接他就已经不错了。

  “握草。

  我钱呢?”就在我想着等季伟波买完单我们就马上离开的时候,季伟波突然破口大骂起来。

  我急忙看去,这才发现季伟波的钱夹子里面除了几张卡之外,一分钱的现金都没有了。

  之前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出门买烟的时候,季伟波钱夹子里可是装着不少钱呢,估计小一万总是有的。

  “贱人,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季伟波丢了钱,直接就骂起来了,那个服务生的脸色也变了,我看到他拿出对讲机就要喊人,我知道要坏事,急忙对季伟波说:“阿伟,你先不要骂了,那个女人偷走了你的钱跟酒吧没有关系,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这么一安抚,季伟波才稍微的冷静了下来,这才将自己的卡拿出来,让服务生去刷卡。

  我看到之后,悬着的心才算是放进了肚子里。

  季伟波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李梦瑶不放心询问怎么还不回来,季伟波拿着电话就开始骂了,我知道,他是要将之前在蛇精脸身上受到的气从李梦瑶的身上找回来。

  我挺同情李梦瑶的,急忙夺过来季伟波手里的电话,责怪季伟波胡乱发脾气,然后对李梦瑶说:“梦瑶,你不要生气,阿伟喝醉了,胡言乱语的,你不要当真。

  ”“我知道,哥,您赶紧带阿伟回来吧!”说完,李梦瑶就挂断了电话,虽然没有怪罪季伟波,可语气里的委屈却是瞒不过我的。

  “阿伟,就算是哥劝你一句,以后对梦瑶好一点,她一心待你,你要是再这么说话不客气,会伤了她的心的。

  ”“哥,别叽叽歪歪了,烦死了,女人就是麻烦,你怎么也跟女人一样了。

  ”我知道劝说没用,也就没有再劝说,只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替李梦瑶鞠了一把同情泪。

  好容易将季伟波弄上了车,季伟波的酒也醒来了大半。

  我看到季伟波的手机响了一下,接着,便听到他用语音消息说:“等着妹子,哥哥回来就带着你吃鸡!”“好的,那我等着哥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传来。

  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我发现季伟波沉迷在一个网络游戏里不能自拔,刚才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季伟波的游戏搭档。

  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李梦瑶担心他这么久,回去也不陪着李梦瑶,还跑去玩游戏,这样的男人还怎么依靠。

  “抽烟吗?”季伟波将烟盒扔给了我,让我自己取。

  我低头看了一眼,发现烟盒里只剩下一根烟了,因为要开车,也就没有取走那最后一根烟,然后又将烟盒人给了季伟波。

  季伟波是个大烟鬼,只要是闲着,就一根接着一根的抽,尤其是熬夜打游戏时候,有时候将房间弄得乌烟瘴气的。

  而他又是个及其懒惰的人,每次烟抽完的时候,便让李梦瑶出去买。

  想到这里,我顿时有了一个想法。

  等到我将车子停在地下车库的时候,我跟季伟波说:“阿伟,你先上去,我去买点东西,随后就回来!”“好!”季伟波点了点头,转身朝着电梯口走了进去。

  等到季伟波上楼之后,我便去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了一些零食,还有一盒季伟波平常抽的那种烟,将烟装在衣服口袋里,然后便提着零食上楼了。

  因为里面有人,我也没有用钥匙,是李梦瑶给我开的门,开门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睛红彤彤的,十分可怜的样子。

  “阿伟呢,是不是阿伟又说你了?”季伟波心里不爽,见到李梦瑶自然会嘟囔两句,现在看到李梦瑶伤心的样子,我心里也有些生气。

  “没事,他心情不好,我能理解!”说完,又指着里面的房间告诉我,季伟波在房间里打游戏。

  “都说女孩子吃零食会心情好,希望这些零食能够让你心情好点。

  ”我将手里的零食递给李梦瑶,因为不知道李梦瑶喜欢吃什么,买的东西比较杂,满满一大口袋。

  “谢谢哥!”李梦瑶接过我手里的零食,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目光中喊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趁着这个机会,我用微信告诉李梦瑶,让她一会儿给季伟波买烟的时候假装出去,然后来我房间!“你怎么知道阿伟要买烟?”我便将自己之前看到的想到的告诉了李梦瑶,李梦瑶听完之后,给我发过来了一个羞涩的表情。

  “难道你不想我吗?”“我也想你!”很快,李梦瑶就回复了我,我听完之后,心里就激动起来,只希望季伟波的烟瘾能快点发作。

  “老婆,帮我去买包烟吧!”没一会儿,就听到季伟波在房间里冲着李梦瑶喊着。

  “哦,好!”很快,李梦瑶的声音传来,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里了,只等着李梦瑶进来的那一刻。

  为了骗过季伟波,我出去将李梦瑶拉到了我房间的门口,然后故意放重了脚步,到门口将门打开,又关上,然后便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唔!”一进门,我就将李梦瑶抱在了怀里,想了这么久的女人,处心积虑终于要得到了,我心里的激动简直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炙热的吻直接落在了李梦瑶的唇上,李梦瑶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也没有拒绝,很快就跟上了我的节奏回应着我。

  我将手伸进了李梦瑶胸前那柔软的地方,使劲的揉捏着,随着我的揉捏,李梦瑶整个人都变得气喘吁吁,更是迫不及待的亲吻着我。

  我将李梦瑶放在了我的床上,一点点的掀开了她的裙子,将手放在了那小内内的中间。

  果然,她的小内内早就湿润了,那水汪汪的感觉,更是让我心跳加速,恨不得立马冲进去。

  可就在我将兄弟拿出来,想要冲进去的时候,李梦瑶突然拦住了我。

  “哥,你不要着急,先等等!”“怎么了,你不愿意?”我的嗓子里像是卡着什么东西似的,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对李梦瑶的渴望,已经占据了我所有的理智。

  “不是的,我也想你,怎么会不愿意呢,可要是我现在跟你做了,一会儿要是被阿伟发现了怎么办?”都这个时候了,李梦瑶还想着阿伟,我心里莫名的有些吃醋。

  可没办法,李梦瑶说的也对,要是阿伟有了怀疑,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我,不管怎么样,阿伟是我的表弟,要是真的怀疑我跟李梦瑶了,到时候造成的后果还是很严重的。

  我有些庆幸,李梦瑶被我这般的挑逗,还保持着相当的理智,这要是我的话,说不定我早就失去理智忍不住了。

  “可是,就这么错过这个好机会,我有点不甘心。

  ”下意识的,我看了一眼自己那早就昂扬起来的存在,都快要炸裂的感觉,真的让我很难受。

  “我知道,我又何尝不难受了,只是,我们不能这么做呀,不过,我可以帮你用其他办法解决。

  ”李梦瑶说完这句,整个人都低下头不敢看我,那娇羞的样子,就好像含苞待放的玫瑰花一般,看得我心都碎了。

  “你的意思是?”作为男人,我瞬间秒懂了李梦瑶的意思,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吃惊地看着李梦瑶那柔嫩的小嘴,想象着被李梦瑶含在嘴里时的美好,更是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

  “我用嘴巴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梦瑶因为害羞,下意识的捂住了脸颊。

  “这样……方便吗?要是不方便的话,就不要勉强!”我不好直接答应,有些含蓄的说。

  “怎么会不愿意呢,我是心甘情愿的。

  ”李梦瑶突然抬起头,一脸坚定的说:“这些天您对我的照顾我都看在眼里,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报答您,只能用这种办法来报答你了。

  ”说话间,李梦瑶的手应该已经摸在了我的哪里,炙热的眼神像是喷着火一般,让我心跳加速……

“说了你不方便。

  ”段飞嘿嘿一笑,随即就看到王大贵那上面长了两个小包,而王大贵则一脸的紧张,直问段飞能不能看好。

  “能。

  ”段飞十分肯定,“我给你扎几针再给你开点药,吃上十天半个月就能好。

  但在这期间你可不能再碰女人了,好了以后也不能再去乱搞,要不然这病还得犯。

  ”王大贵一听段飞说能治顿时长出口气,对段飞千恩万谢。

  段飞在他大腿内侧扎了几针又给他开了几幅中药,王大贵屁颠屁颠的跑出去弄药了。

  “那人咋了?得的啥病呀?还要脱了裤子看?”段飞从帘子里一出来曹梦珍就好奇的问他,段飞嘿嘿一笑,“没啥大病,就是那东西不中用了,我给他扎几针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还在这里窝着干啥?”曹梦珍一脸的不信,他哪知道段飞没有行医执照啊,要是有的话就凭他这针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时候弄个行医执照了。

  ”段飞暗暗的想到,他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到了考执照的年龄,不过他初中都没混毕业,而且行医执照也十分不好考,段飞为这事犯起了愁。

  曹梦珍这个人还是比较不错的,几天相处下来段飞就摸透了她的脾气,两人在卫生室里也变得有说有笑。

  这几天刘寡妇和田玉芬都没找过段飞,段飞知道刘寡妇是让自己给吓着了,而田玉芬肯定是躲不开刘福贵,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段飞不禁有些憋的难受,一看见曹梦珍那肉嘟嘟的身子就想把她搂进怀里好好的弄一下。

  “梦珍姐,今晚你们小王村放电影,去看不?”曹梦珍是小王村的,她比段飞大三岁,段飞第二天上班就开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刚吃完饭段飞就问曹梦珍,他是刚听说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也没事,那就看去呗。

  ”曹梦珍一点都不矫情,直来直去。

  晚上一下班两个人就骑着曹梦珍的自行车往小王村跑,电影七点开始放,他俩下班都已经是六点了。

  “哎呀小飞你慢点,我都快让你颠到地上去了。

  ”小刘村离小王村十几里路,也不是太远,不过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段飞专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曹梦珍直冲他喊。

  “你抱紧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吗。

  ”段飞有他的心思,曹梦珍一直都是用手把着车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曹梦珍饱满的胸部,所以就专捡坑包的路走。

  曹梦珍好像也知道段飞的心思,还是死死的把着车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颠碎了。

  ”段飞找了个大坑骑了过去,把后面的曹梦珍颠的都差点飞出去,下意识的搂住了段飞的腰。

  而段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压迫就更来劲了,一个劲的猛颠,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车的后车圈都颠变形了。

  “要死了你,专挑坏路走。

  ”曹梦珍打了段飞一下,不过看样子没怎么生气。

  这时放电影的帆布都已经拉开了,不过还没开始,小王村放电影的地方在村委会里,这个时候院子里已经坐满人了,连一边的大树上都爬满了孩子。

  曹梦珍不住的和人打着招呼,把自行车扔在外面也不管,拉着段飞就往里面挤。

  有不少人都问曹梦珍带的小伙是不是她对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挤,挤了好半天才算找到个位置,两人一前一后坐了下来。

  没过多大会电影就开始放了,是抗日游击队。

  段飞坐在曹梦珍身后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就往前凑了凑,两条腿从曹梦珍两边伸过去,然后轻轻搂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曹梦珍是看的聚精会神还是没注意,也没反对。

  段飞胆子不由大了不少,开始在曹梦珍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别闹。

  ”曹梦珍抓住段飞的手扔到一边,又开始聚精会神的看电影。

  段飞停了一会,然后又将手放在曹梦珍的小肚子上,不过这次曹梦珍倒是没说什么,也不理段飞。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段飞把裤裆对准曹梦珍的屁股,轻轻往前一顶。

  曹梦珍被段飞顶的一动,回头瞪了他一眼,不过没说什么。

  段飞嘿嘿一笑,故意挪了下位置,就让曹梦珍坐在自己胯前。

  “小飞,别闹,把你手拿开。

  ”说完曹梦珍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随即就感觉不对,自己肚子上应该是两只手,低头看了一下确实是段飞的两只手,曹梦珍不禁有些迷惑。

  “他两只手都在这呢,那他拿啥顶的我?”忽然曹梦珍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就变的通红。

  虽然她性格有些泼辣,但哪里经历过这事。

  “他是用那东西顶的我?”想到这里曹梦珍的脸就更红了,也幸好现在天黑,虽然电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没人能看的出来。

  “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曹梦珍恨恨的想着,后面有(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东西顶着她也没啥心思看电影了。

  只感觉屁股那传来痒痒的感觉,倒是挺舒服的。

  而段飞见曹梦珍不吭声就更来劲了,屁股一耸一耸的,心里还喊着口号。

  “嘿就、嘿就。

  ”这感觉十分刺激,段飞不自觉的就把双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曹梦珍的胸脯上。

  手上刚一加劲段飞就是一咧嘴,曹梦珍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赶紧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虽然曹梦珍的胸脯很大,摸着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实在是太狠了,段飞估计胳膊已经被她给掐紫了。

  这时电影刚好演完,曹梦珍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看段飞,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梦珍姐,咋不看了呀?还有一个没放呢。

  ”段飞跟着曹梦珍,曹梦珍也不说话,直到外面一个没人的地方曹梦珍才转身又掐了段飞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没有啊梦珍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别掐了,疼。

  ”段飞被曹梦珍追着掐,段飞跑了几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将曹梦珍抱在怀里,紧接着就说:“梦珍姐,咱俩处对象吧。

  ”曹梦珍没想到段飞会忽然转身把她抱住,刚想挣扎一听到段飞的话顿时就不动了,傻傻的看着段飞问了一句:“你说啥?咱俩处对象?”段飞使劲的点了点头:“我没娶你未嫁,还在一块上班,咱俩处不刚好吗?”曹梦珍一听这话脸腾的一下又红了,活这么大还从来没人向她表白过呢。

  “那个啥,小飞,我比你大三岁呢,咱俩不合适。

  ”“啥不合适呀,女大三抱金砖,我感觉咱俩挺合适的,要不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给我当对象。

  ”说完段飞就在曹梦珍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次曹梦珍没有生气,而是脸变得更红了,支吾了半天才说了句:“俺得回家问问爹娘。

  ”段飞心说还问个屁,又搂又抱的,这不是对象是啥。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段飞嘴上不敢这么说,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问问你爹娘,完了再定这事。

  ”话音一落段飞的嘴就亲到了曹梦珍的嘴上,曹梦珍只是略微的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抵抗,任由段飞亲她。

  怀里搂着个肉乎乎的女人段飞只感觉下身严重充血,下身又有了反应,顶在曹梦珍的小肚子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1606.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794.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5124.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646.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7478.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6931.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5047.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7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