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台灣 自拍 裸照,新手必看

在一处早餐店里,我细嚼慢咽着依然烫嘴的小笼包,一边紧了紧怀里的十万块钱,一边在回想这整件事中的种种历程。

   从一开始知道被骗,到最后忍辱负重,又几经辛苦用尽手段,才终于将这十万块钱拿到了手中。

   在很多地方,我依然幼稚的可笑。

  甚至于经常茫然失措,想不到任何办法去补救。

  要不是找到了赵飞和罗筱,只怕我现在要么被迫签字,要么就已经跟徐浩和梅香撕破了脸皮,不管是哪一种,房子都不会是我的,怀里的这些钱也不会是我的。

   我一边在检讨得失,一边又不禁生出些许庆幸,以及报复后的愉悦感。

   最后的最后,这钱还是回到了我的手中,即便还要分成两万块给赵飞他们,我依然还剩下八万。

  十五六万的房子只剩一半的钱,教训虽然惨痛,却总好过什么都没有。

   而且我的手脚也做得干净利索,梅香走了,即便她知道了这钱被我掉包,以后也不会再回来,更别说回到村子里去。

   给她的那些钱,除了第一张是真的,其他的都是给死人花的冥币,是罗筱和赵飞之前就已经帮我准备下的,一是怕黄彪他们事后可能翻脸,二就是为了应付梅香。

   梅香最后还是选择了背叛我,虽然一个女孩子带着一千多块钱去往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只怕凶多吉少,但自己造的孽总要自己承担,我给过她机会,她自己不自爱又能怪得了谁。

   “一千块钱就当我买了你的处女膜吧。

  ”我不无恶意的遐想,心中更是涌动着一阵阵莫名的快意。

   老实人不能总是受欺负,真的逼急了,也是会跳起来咬人的。

   对面银行的门已经开了,我吃下最后的两个小笼包,又把豆浆给喝了,结了账后便带着十万块钱迈步走入银行。

   银行的柜员也才刚刚开始上班没多久,这是一家支行,规模也不算小,(玉米地做爰全过程)门口有保安站着,让我更多了几分安全感。

   因为来得早,所以很快就排到了我。

   “你好,你想办什么业务。

  ”窗口坐着一个打扮的极为精致美丽的女子,她穿着银行职员的职业套装,银行规格高,红黑相配的套装倒有点像是空姐的衣服,让我不由得眼睛一亮,多看了一眼那个女人。

   似乎是我的目光太过直接,女人柳眉微蹙,她的眼睛极是好看,水汪汪的仿佛含着情意绵绵的秋波。

  她皮肤白皙,肤如凝脂,一张小嘴画着淡淡的唇彩,格外勾人。

  虽然是坐着看不清身材如何,但光是看她纤瘦的身形和那鼓囊囊被衣服包裹着的前胸,就可以知道她的身材应该也是极好的。

   还真是个迷人的尤物,梅香跟她比起来,还真的就是一个村姑。

   我心里不自觉的做着比较,却也总是有种异样的错觉,眼前这女人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可偏偏她这般俏丽精致的都市白领范丽人,我以前应该没有接触过才对。

   “这位先生,你到底要办什么业务”见我呆呆的坐在那里看她,女人开始不耐烦起来。

  “哦,我要存钱,你帮我重新开两张卡啊不,三张,你帮我开三张吧。

  ” 女人职业化的笑笑,但低下头时,还是让我听到了她声音不大的抱怨:“钱没多少,卡倒是开的不少,真当自己是谁啊。

  ” 我的脸微微一红,好在我人长得黑,皮肤也粗糙,倒是没被人看出我的窘迫。

   想了想,我道:“要不开一张也行,就帮我开一张吧。

  ” 开三张本来是准备直接给赵飞和罗筱一人一张银行卡,但我后来想了想,这些银行卡都要实名开具的,我随随便便把我的银行卡给他们,好像也不太好,为免了以后麻烦,干脆还是给他们现金好了。

   但我这想法这银行里的女人却是不知道,她更加不耐烦了些,语气都变得有些冲:“到底是三张还是一张,你想清楚了没有” 我老实道:“想清楚了,就一张。

  ” 她白了我一眼:“要存多少。

  ” “存存八万吧。

  ” “多少” 女人惊呼了一声,随后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忙收了声。

  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原本板着的脸上倒是挤出了一丝笑:“看不出还挺有钱的,现在的农民还真是厉害。

  ” 她似乎是在自说自话,我装傻听不懂的笑笑,心里倒是觉得她笑起来挺好看的,或许她是被我有这么多钱给震住了,钱果然是男人的腰,有钱腰杆子就挺的起来。

   女人开始熟练的帮我办卡,看着她清新动人的模样,我的心倒是有些痒痒起来。

   以前电视里不是也常演,男人有钱了,女人自己就靠上来了。

  会不会我现在有钱了,这个银行里的女人,也会看上我 看着她的樱桃小嘴和那银行柜员制服下饱满的酥胸,我心里不由得一阵燥热,昨晚辛苦了大半夜的骡子,这会竟又不知死活的开始蠢蠢欲动。

   点钞机哗哗的点着钱,很快,清点完毕,她又让我连续输入几次密码后,便把办完的卡给我递了过来:“一共八万块钱,你拿好了,以后取钱可以去银行外面的取钞机上取。

  ” “我知道的。

  ”我伸手过去,鬼使神差的,竟是大胆的趁机抓了她的小手一下。

   她吓得忙缩回了手,不知道我是不是故意的,她也不便在工作时胡乱发火,瞪了我一眼,带着火气道:“你的卡已经办好了,如果没有其他事,你可以走了。

  ” 生气都这么好看,果然是镇子上的女人。

   我有些渴望的咽了口唾沫,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或许是食髓知味,又或是男人当真有钱就变坏,现在的我,似乎的确变得大胆了很多。

   虽然心中有念想,但我这会还有其他事,自然不会真的精虫上脑去做出什么蠢事来。

   很快我便离开了银行,带着两万块现金和新办的银行卡去找赵飞和罗筱,只是这会的我却并没有察觉,那柜台后的美丽女人,在看着我离开的背影时,似乎有些若有所思。

   半个小时后,我敲响了赵飞家的门。

   门开,但出现在门前的不是赵飞,而是罗筱。

   只是一眼,我便有些目瞪口呆。

   一身红色的睡衣,睡衣单薄的都几乎半透明了,透过睡衣,能清楚的看到罗筱里面穿着的一件黑色胸罩。

   春光乍泄,又是我暗恋多年的对象,我目光痴痴的望着她美好的身体,一时间竟是忘了掩饰。

   “哎呀,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罗筱脸红红的忙用手挡住前胸,作势就要往里面走。

   “骡子来了啊。

  ”赵飞从身后将罗筱半抱在怀里,见罗筱挣扎着要去换衣服,哈哈笑道:“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又没露点。

  骡子是自家兄弟,就这么穿吧,没事。

  ” 说着,一边把我让进屋,一边拉着罗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罗筱将一个抱枕拿来抱在怀里,这才感觉好些。

   一旁的赵飞搓着手,满脸是笑的看了眼罗筱,揶揄道:“我就说吧,骡子最讲信用,肯定不会骗我们的。

  ” 罗筱同样心情很好,妩媚一笑,如同花般灿烂:“昨晚又是谁整晚都睡不着觉来着,现在还怪我喽” 此刻穿着居家睡衣的罗筱,却不知道自己这会有多么迷人,她慵懒的风情和妩媚的眼神,都让我不禁有些怦然心动。

  但有赵飞在旁,作为他的朋友,我自然是强自按捺住心中的冲动,心里更是暗暗告诫自己,赵飞他们这么信得过我,我要是还对罗筱有不轨之心,岂不是当真猪狗不如了 正当我正襟危坐时,赵飞却突然开起玩笑来。

   “老婆,你那么漂亮,是个男的都会睡不着的,我恨不得一晚上都不睡觉抱着你玩。

  你说是吧,骡子” 赵飞这突然而然的暧昧玩笑,说的我一愣,旁边的罗筱则没好气的啐了他一口,娇嗔着怪他乱说话。

  偶尔飘过来看我的目光,却是妩媚娇俏的让我忍不住心头发紧,忙低下头去不敢多看。

   “哈哈哈,骡子还害羞了。

  骡子你不都尝过女人味道了吗,怎么还那么老实,你倒说说,梅香那婆娘味道怎么样,昨天我撕她衣服时,别说另外那两个哥们,便是我看着都有些眼馋。

  ”

雪梅迫不及待的把裤子脱下来,那神秘的景色便顿时完全暴露在了陈壮的眼前。

  陈壮的呼吸一下子都有些急促,看着雪梅嫂子的模样,心里又紧张又兴奋。

  这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啊!无数个寂寞的深夜里,自己脑子里想的,就是能看到女人最美的地方,没想到今天终于要梦想成真了!陈壮按耐不住,一下子扑了上去,雪梅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傻子,你倒是把裤子脱了呀!”陈壮这才回过神来,雪梅嫂子的裤子虽然脱了,可自己的裤衩还在自己的身上挂着呢。

  尴尬之余,陈壮哆嗦着手,伸向雪梅嫂子的上衣,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雪梅嫂子,我想……我想……”雪梅焦急的问:“傻子,你想啥你跟嫂子说呀!”陈壮红着脸说:“嫂子,我想……我想先看看你的胸……”雪梅嫂子娇笑一声,道:“你想看哪儿嫂子都给你看!”说完,雪梅嫂子双手交叉,将自己上身的衣服连着里面的肚兜一口气都脱了下来。

  陈壮看的直吞口水,这时,雪梅冲陈壮招了招手,说:“来,壮子,你先用手揉一揉。

  ”陈壮急忙把手覆盖在了那两团柔软上,那一瞬间只觉得弹性十足。

  如此完美的手感,让陈壮激动的想大吼一声,手里的力道也不由加大了几分。

  雪梅嫂子微微皱着眉头,轻轻哼哼道:“嗯……壮子……别那么用力,稍微轻一点。

  ”陈壮听话照做,雪梅嫂子的眉头立刻就舒展开来,满脸享受。

  陈壮抚摸片刻,趴在雪梅嫂子身上,盯着那儿,对雪梅嫂子说:“嫂子,我能尝尝吗?”雪梅嫂子说:“这有啥好尝的,嫂子又没有奶水给你喝。

  ”陈壮说:“那我也想尝一尝……”雪梅嫂子一脸纵容的说道:“行,让你尝,来,你先尝,再你自己慢慢发挥。

  ”陈壮听话的凑上前来。

  “嗯……壮子,对,就是这样,啊……”雪梅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叫出了一声。

  陈壮停下了动作,抬头看着雪梅,问道:“雪梅嫂子,你咋了?不舒服吗?”“别停,嫂子是太舒服了。

  ”雪梅把陈壮的头又按回到了胸前,同时把陈壮的上衣也解开扔到了一旁。

  陈壮吃够了,就开始一路向下,来到雪梅嫂子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然后是曲线优美的腰胯、修长嫩白的美腿……这让陈壮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雪梅已经快受不了了,伸手脱掉了陈壮的裤衩。

  雪梅第一次实打实看见陈壮那儿,吓的惊呼一声。

  “嫂子,你咋啦?”听见雪梅惊呼,陈壮急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雪梅嫂子回过神来,急忙说道:“没咋没咋!嫂子是被你给吓着了,你这么有真材实料,嫂子以后可有福了……”说完,她抬起头来,媚眼如丝的看着陈壮,声音无比酥麻的说:“壮子,嫂子受不了了,你快开始吧!快和嫂子开始吧!”雪梅说着,已经躺正了身体等待着……雪梅的许久未有了,疼得她猛地抓紧了陈壮的手臂,死死压低着声音呼喊道:“壮子,你这家伙,嫂子都快承受不住了!”陈壮急忙关切的问:“嫂子,是受不了吗?要不我不来了?”“别别!”雪梅急忙抱紧他的腰,脱口道:“嫂子只是太久没有了,一下子没适应,你先慢慢开始,让嫂子适应一下……”陈壮听话的开始,雪梅立刻感觉不一样的感觉,就好像是触电一般,随后她的身体不断的抽搐了几下,发出声音,然后如同一滩烂泥般瘫在了炕上。

  陈壮只是刚开始,雪梅就完了,虽然身体瘫软了,但她的心里,已经被满满的幸福填充。

  “雪梅嫂子,你咋了?”陈壮没敢动弹,着急得问道。

  “嫂子上天了,魂儿都要丢了。

  ”雪梅柔柔的说道:“壮子,你别停,继续吧,嫂子还想再舒服呢……”听见雪梅嫂子的话,陈壮急忙快速的开始。

  雪梅就好像完全被陈壮所支配,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舒服……陈壮被雪梅的声音刺激,感觉她好像是为自己吹响了冲锋号,所以也越来越卖力。

  看着雪梅嫂子,不由得越来越努力,陈壮感觉开心极了。

  雪梅在这种冲击下,早已经是浑身上下舒服的像是每一个毛孔都要张开,她此刻已经爱死了这个身强力壮的陈壮,活了二十来年,她这才真正品尝到做女人的滋味!正当两人激战正酣的时候,漆黑的院外墙边,赵铁柱猫着腰、听着屋里发出的激战声,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

  自己满足不了自己老婆,别人却把自己老婆满足的死去活来,这种感觉让赵铁柱心里特别难受。

  可是,这种难受很快就被仇恨代替。

  眼下,只要杀了马来财那个王八蛋,自己就能解脱了!想到这儿,赵铁柱站起身来,朝着马来财家里走去,在动手之前,他要做足准备。

  马来财家有钱有势,盖得是村里最漂亮的二层小楼,而且连外面的墙上都贴满了瓷砖,院子里铺的也是平整的水泥地,比其他村民家真是好得没影了。

  赵铁柱轻手轻脚的来到马来财家的一楼外墙,悄没声的搬了几块砖垫在墙角,才勉强够到高高的窗户。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

  赵铁柱探头看向马来财的卧室,刚好看见柳凤娇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用干净的毛巾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看来这骚娘们刚洗完澡……”赵铁柱盯着柳凤娇看了半天,心里冷哼道:“这个骚娘们都他妈成这样了,一看就是欲望很强的那种女人。

  ”柳凤娇一边哼着流行歌曲,一边擦着头发,看着镜中自己性感的身材和曲线,心里沾沾自喜,不过在看到自己那儿时,忍不住也有些烦躁。

  这时,马来财光着屁股、挺着大肚子进了卧室,头发也一样湿着,嘴里还叼着一支烟卷。

  “来财,你啥时候去城里啊?”柳凤娇见他进来,开口问了一声。

  马来财喷了一口烟说:“过两天去跑动跑动关系,咋啦,有啥事?”柳凤娇说:“我想去市里买点东西,我听人说,市里有卖那种护理膏的,可以让颜色变浅一点。

  ”马来财猥琐的嘿嘿一笑,走到跟前打量着她的柔软,笑问道:“咋啦?嫌它颜色不好看?”“废话嘛这不是。

  ”柳凤娇不满的说:“也不知道咋回事,都成这样了。

  ”马来财上去摸了一把,咧着嘴笑道:“我觉得这样的挺好啊!一看见你这这样的,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

  ”柳凤娇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你啥口味,人家都喜欢好看的,你偏喜欢这样的。

  ”马来财点点头,凑到跟前低声说:“我不光喜欢这样的,还喜欢睡这样的。

  ”说完,他来到柳凤娇身后,也不管柳凤娇有没有做好准备,提起那东西就准备开始。

  柳凤娇表情几乎看不到什么变化,马来财那东西太不值一提了,完全没什么感觉。

  可是,马来财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弱的不行,一边动,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刚说完,马来财身体抽搐一阵,动作也就停了下来。

  柳凤娇头也不回,面无表情的问道:“完事儿啦?”马来财点点头,嘿嘿一笑:“完事了,舒不舒服?”(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柳凤娇没搭理他,心里暗道:“我舒服你奶奶个腿!前后也就三十秒不到,完全没感觉,你这家伙就完事了,真他妈的废物!”这边,陈壮还在和雪梅嫂子进行着天人交战。

  陈壮也在这巨大的快乐中达到了巅峰,他抱住雪梅嫂子,低吼道:“嫂子,我来了……”雪梅嫂子紧抱陈壮,兴奋的喊道:“壮子,来吧,快来吧!”最后时刻,二人同时快乐。

  雪梅嫂子死死抱住他,幸福的说:“壮子,你太厉害了,嫂子都快晕过去了……”陈壮嘿嘿一笑,说:“嫂子,我也感觉自己好像不一样了,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雪梅嫂子轻声道:“壮子,以后嫂子就是你的人了,你什么时候想要,嫂子都给你。

  ”陈壮摸着雪梅嫂子,笑着说道:“嫂子,我现在就想……”雪梅忽然惊呼一声,感觉陈壮再次有了反应。

  她满脸惊讶、满心欢喜的说:“你这小子属驴的吗?这么快就有精神了?”陈壮腼腆的笑道:“主要是嫂子你太美了,我忍不住……”雪梅嫂子心里欢喜的不得了,真没想到陈壮的竟然这么强,这可真是……于是她急忙抱着陈壮,声音抑制不住高兴的说:“那就快来吧,壮子……”随后,两人再次继续。

  这一夜,两人完全忘了赵铁柱,也不知道赵铁柱回来没有、几时回来的,前前后后回来了几次,一直到后半夜,雪梅实在困了,两人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对雪梅来说,陈壮今夜的举动,她的身心都在这一夜被陈壮彻底俘获。

  而陈壮,也终于体会到了做男人的快乐,雪梅嫂子对自己毫无保留,他心里不仅喜欢,还格外感动,一心只想好好对雪梅嫂子,给她幸福。

  ……第二天,陈壮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身边雪梅嫂子还在沉睡,陈壮看着她那诱人的模样,那东西又开始有反应了。

  他小心分开雪梅嫂子的腿,轻车熟路的找到昨天那寻欢作乐的地。

  雪梅嫂子正在熟睡,忽然一下被陈壮惊扰,惊的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扭头一看是陈壮,顿时娇声嗔道:“壮子,你这一大早是要干啥呀……”“睡你呀嫂子……”经过昨晚的快乐,陈壮早就没了那份羞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坏坏的挑逗。

  雪梅嫂子一边享受着这特殊的“唤醒服务”,一边娇喘着说:“壮子,嫂子昨天让你折腾一宿,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了,你还不放过嫂子……”陈壮说:“嫂子,你不是一年多没有了,壮子得好好对你……”雪梅嫂子娇羞的点点头,屁股抬了抬,口中道:“那就快来子……”两人再度开始,外面的赵铁柱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一边给两人准备午饭。

  昨晚他听了一夜,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静。

  当陈壮停止的时候,雪梅嫂子已经彻底筋疲力竭了。

  赵铁柱听着里面的动静偃旗息鼓,便过来敲了敲门,说:“壮子,媳妇,起床吃饭了,这会儿都十二点多了。

  ”“啊?十二点多啦?”陈壮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而且还是在赵铁柱的床上,于是急忙拍了拍雪梅嫂子挺翘的臀部,说:“嫂子,起床吃饭了。

  ”雪梅嫂子点点头,起身帮着陈壮穿衣服,自己便随手套了条碎花裙子,也没穿内衣,便跟着陈壮一起走了出来。

  赵铁柱看见两人,急忙招呼道:“来,赶紧吃饭吧,忙了一宿肯定也饿了。

  ”雪梅看着自己丈夫,回想自己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一点愧疚,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

  陈壮在赵铁柱家吃完了午饭,便起身对两人说:“铁柱哥、雪梅嫂子,我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进山打猎。

  ”雪梅嫂子眼里满是不舍,想问他啥时候再来,可碍于老公在身边,也不好开口。

  倒是赵铁柱开口说道:“壮子,你嫂子现在名份上还是我的老婆,所以你俩要是还想,就到我家来,不能让你嫂子到你那去,不然村里人看见要说闲话的。

  ”陈壮心下一喜,急忙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铁柱哥,那我晚上还来。

  ”雪梅嫂子心下一喜,压抑着内心的激荡,说:“壮子,晚上早点来。

  ”虽说陈壮昨晚在雪梅嫂子身上耗费了不少体力,但他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陈壮回家之后,把老爹留下的三连弩翻了出来,准备上山打点野味,正要出门,便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壮子,壮子!”回头一看,马来财的女儿马玉倩,正满头大汗的朝自己跑来。

  马玉倩穿着一身特别洋气的运动服,养眼至极。

  眼看马玉倩到了跟前,陈壮问道:“玉倩啊,你找我有事?”说话时,眼神扫过马玉倩的胸口,发现和雪梅嫂子比起来,马玉倩的胸并算不大,但是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显得很是可爱。

  跟雪梅嫂子睡过以后,陈壮对这种事算是食髓知味,这才一回来,就立刻又想了。

  陈壮看着她那一对丰满,以及一双长腿,心里暗忖,马玉倩这么乖巧的姑娘,应该还是个雏儿吧?不知道睡起来的话,会是什么滋味。

  马玉倩的身子又这么苗条,腰这么细,自己要是能握着她的腰……那还不得舒服翻天?马玉倩没有注意陈壮的眼神,擦了一把汗,才说道:“壮子,我来找你帮个忙,村里卫生所的病床太老了,掉了好几块板,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帮我补一下……”“没问题,交给我吧。

  ”陈壮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对马玉倩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马玉倩不但是高材生,而且还又是从城里回来的,按说这样的人都眼高于顶。

  可没想到,她不但学历高、长得美,心地也善良,处处为大家着想,要是谁能把她娶回家,那真是太有福气了。

  两人一起去卫生所的路上,陈壮陈壮忍不住问她:“玉倩,城市里那么好,你为啥要回来啊?”马玉倩笑道:“咱们村一直缺个真正的医生,乡亲们看病太不方便,所以我就回来了。

  ”陈壮点点头,继续问道:“玉倩,你都已经在城市里生活过了,以后要是搞对象的话,肯定也不愿意找村子里的吧?”马玉倩笑着问他:“你问这干啥?要给我介绍对象啊?”“没没没。

  ”陈壮急忙摆了摆手,说:“我就是好奇问一嘴。

  ”马玉倩便随口说道:“找对象的话,找城里的还是村里的也不一定哦,对我来说,只要人好,有上进心就行,是不是村子里或者城市里的人,这些都不重要。

  ”陈壮有些惊讶的看着马玉倩,见她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心里不由得暗忖,这么说来,我也不是没可能喽?小时候玩过家家,马玉倩没少给自己当新媳妇,这长大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两人一边聊着,已经来到了卫生所。

  陈壮看了看破旧的床,又拿起马玉倩准备好的木板,看了几眼,说道:“玉倩,这木材有点薄,我得在底下再加固一下。

  ”“行,你看着来吧,我给你倒点水喝。

  ”马玉倩说完,便扭着紧翘的小屁股进了卫生所。

  在村子里的人,木匠活大都会一些,陈壮也不例外,拿起锤子和锯子便开了工。

  片刻后,马玉倩转身拿着水出来,弯腰给陈壮递水,笑眯眯的说:“壮子,来,喝杯水!我这没一次性杯子,你就凑合用我的吧,别嫌弃我就行。

  ”陈壮一抬头,便透过马玉倩的衣领,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风光,就连她带的内衣,好像都是那种特别时尚的款式。

  只可惜这风景一闪即逝,让陈壮意犹未尽。

  他急忙结果马玉倩递来的水杯,笑着说道:“玉倩你可真会说笑,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别嫌弃我这个大老粗才是真的。

  ”“怎么会呢!”马玉倩一脸认真的说:“你一点也不粗,咱村的年轻人就属你最聪明。

  ”陈壮用马玉倩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递还给马玉倩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玉倩,咱俩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啊?”马玉倩一下子羞红了脸,啐道:“瞎说什么呢……”陈壮觉得马玉倩红着脸的模样格外可爱,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马玉倩从小就对陈壮很有好感,不知怎的,她一直觉得陈壮身上就是有股子非常吸引自己的气质。

  出去上了好几年学,马玉倩见多了外面的男人,也还是觉得陈壮跟外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不一样。

  他的一切都让自己感觉那么真实,就连他身上那淡淡的汗液味道,都让自己觉得有些晕眩……陈壮虽然很想跟马玉倩这样的漂亮姑娘调调情,但时间仓促,他也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专心干活。

  马玉倩在一旁看着陈壮的汗珠滴滴答答掉在地上,便下意识的掏出自己的手帕,亲手替他把汗珠擦去。

  马玉倩看着他认真干活的侧脸,越看越觉得顺眼,这小子要是换一身行头放在大城市,妥妥的大帅哥一枚,而且还是身材健硕、肌肉感十足的帅哥,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小姑娘。

  “壮子干活又踏实,人长得也不错,倒是个好男人的胚子。

  ”马玉倩心里想着,涌上一股羞赧。

  眼看陈壮的汗都要连成线了,马玉倩连忙又掏出手绢,去帮陈壮擦去脸上的汗。

  嫩滑的手指划过脸颊,让陈壮感觉十分受用,虽然隔着一层布,但是那种触感还是很美妙。

  弄好床之后,陈壮长出一口气,道:“玉倩,床修好了,你先用着,有问题我再来给你弄,不过我还得进山打猎,得先走了。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7123.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4270.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1444.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7275.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2622.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6617.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799.html

https://www.24hour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2596.html